学生发展

团学动态

环境人的“五四”之战——重在参与,还是志在夺魁

时间:2016-04-21作者:环境学院

 

接到任务的许昀心头一颤。作为环境学院宣传中心的一员,她早就盼着在这一场影响力波及全人大的盛事中能够大显身手。春季学期开学以来,多少次梦里惊醒,手心里紧握着津津的汗。这是五四文化艺术节的魅力,在那国民表率们风采照人的舞台,和图文飞舞的宣传战场。


其实早在寒假结束前,相关的筹备工作就已经开始了,从主题到比赛形式、内容,校一级学生组织中无数成员参与讨论、策划,带着日臻完善的它,一步步走近。终于在三月上旬传出盛事将临的消息。

许昀虽然只是学院组织的成员,但是这也足以让她兴奋不已。因为比赛多是以学院为单位参与的,这就意味着从报名选人,到比赛项目策划,再到一切的筹备工作和最后的精彩绝伦,都与学院关系密切。而许昀所在的宣传中心,则是负责从征集报名开始的每一篇报道和评议。

“找人编辑一下五四文化艺术节的比赛介绍,六点前推。”

“好的。”许昀回答得很干脆。她已经摩拳擦掌很久了。

……

“有一个临时的事情,就是编辑一下五四文化艺术节的比赛介绍……大概六点前要,有空吗?”

“好的。”韦琦同样没有犹豫。尽管他只是一个大一新生,还不明白这篇推送稿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场历时两个月的大战,战鼓擂鸣。

 


三响官微,征召的号角

“报名开始之前,宣传一下去年的情况……对,就去年拿了头奖的群舞,还有独诵、微电影什么的……”

“截至刚才各承办学院都把具体报名方式公示了,把它们搜集一下做个整合推出去……”

“微电影的剧本已经确定了,人设在这里,简单编辑一下拿去征集演员……”

……

三月中旬,距离各项比赛开始还有一个月,比赛的报名、选拔工作却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搜集前一年的相关资料为大一新生做些简单地介绍,把各项比赛的简章和报名方式整合起来以便查阅……这些都是许昀负责的部门承担的工作。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为环境人的“出征”造势。

稿子从各个部员的邮箱陆续传来,许昀没有怠慢,打开一篇文稿,一字一句斟酌着,修改了不恰当的表述,补充了遗漏的内容,再请示上级确认无误后立即发往网络部。点开下一篇,又继续。


 

“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为网络部那边供稿。”许昀说起来很轻松,“接到任务就分下去给部员们写,稿子收上来后我再检查修改一下,然后就可以推到‘环境我家’的公众号去了。”这样看似简单的流水线,当短时间内文稿蜂拥而至多少线错杂交织在一起时,活像文字的战场。

就是在这样紧张的工作中,一篇篇信息详尽而文字又不显呆板的推送稿按时交付,为环境学院的师生提供资讯和便利。许昀坦言,累,并快乐着。毕竟文字是这群人共同的爱好。

 

五四热血,为祖国而歌

亮得通明的明德主楼地下,从三月起,每晚都有各院各系的学生集结于此,为不久后的比赛加紧编排、演练。音乐和诗音交融着协奏,一股诗乐化人的力量让每一个团队凝聚,虽远谈不上歌舞升平,但这样的艺术交锋,足以让旁观者和参与其中的人愉悦平和。尽管时间的紧张,让他们不敢松懈。

地下的某一条通道,甘生钊和他的队员们湊在一起,商量着诗句处理的细枝末节。五四文化艺术节朗诵比赛的比赛日已经临近了,本来最终参加者的名单确定得就晚,他们之前还没有一起合练过,看来接下来连续的几天,都要在这里练习、磨合。队长甘生钊不断鼓励着队员们,辛苦几天,结果一定不会很糟糕。

正式的比赛篇目也是这两天才定下来的。每位队员先前都按照五四的主题推荐了自己喜欢的作品,最后通过讨论,定下陈辉的《为祖国而歌》作为正式比赛篇目。“其实刚开始看到这首诗的时候并没有多少领会,反而觉得有些措辞过于夸张。”谈到自己对于这个作品的看法时,队员周彦忻说道,“可是当师兄带领我们开始练习投入情感时,才感受到祖国陷入黑暗混沌的时候,作者无可奈何的叹息、为祖国现身的愤慨还有对未来无限美好的期许。作者给我一种理想主义战士的感觉……”

作为师兄的陈修贤参加过上一届朗诵比赛并取得过二等奖,相较于其他队员他显得更有经验而老道。所以他在最开始的时候按照自己的理解完整地朗诵了一遍,录下音,之后全队就按照这个版本练习、修改。这是目前效率最高的方式了。“朗诵的时候也许会表达过激和忘情。”队员们这样调侃道。

甘生钊那富有特点的播音腔嗓音,让人不难想象他参加朗诵比赛的原因。其实一开始也是兄长推荐,然后他觉得这段时间不太忙,可以准备得很充裕,看到大家响应这个比赛的积极性很高,最后才决定自己也加入到团队中来的。与之不同,周彦忻的加入最开始是受到室友欧阳沁怡的鼓励,两个人一起加入的。她高中有过类似的经历,觉得参加朗诵比赛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大学再参加一次也是一个很好的体验,也算是五四文化艺术节为环境学院献一份力吧。

320日,学生活动中心东厅。朗诵比赛预赛拉开了五四文化艺术节的帷幕。原定于下午两点开始的比赛,由于承办方的原因莫名提前了好多。环境学院代表队在一点半就被通知该上场了,队员们刚到,还没完整地再进行一次彩排,就这样匆匆忙忙“赶鸭子上架”。

这似乎是不太好的预兆。“比赛的时候还出了点小差错吧……有两个人忘词了,尽管当时我们手里还拿着词。”周彦忻回忆到这样一个小插曲,“有一句词是‘被敌人投进狗场’,那个时候他正好诵到忘情处,就没有看词,说完‘狗’以后就没有下文了……几秒钟过后,我听到他身边的欧阳小声(并不)提醒他‘狗场!狗场!狗……………………………………场!’,最后就是‘狗~~~~~场’的效果2333333 。当时我的脸在抽搐,而我完美地控制住了它哈哈哈哈。”

这一个小插曲倒也缓解了队员们紧绷着的情绪,接下来的朗诵都进行得很顺利,大家放开之后能够更好地表达诗句中的情感,所以后半段的效果还是不错的。结束后队员们一身轻松地走出赛场,还在调侃着刚才的失误,似乎结束了一段旅程,终于能够停靠。只是甘生钊还一脸苦笑地自嘲着,还有一场独诵他得参加。

 

三寸之舌,拼应变生花

候场室里坐着嘈杂的一群人。大家穿着正装,像是要迎接某种仪式般正式。但是整个的气氛又不显得凝重,几个熟络的人之间说说笑笑,掩映着内心的微澜。陈邦庆在这里面没什么认识的人,环境学院参加五四环境文化节主持人比赛的选手也不多,不免显得有些单。

坐在他前面的漂亮女生似乎也是一个人,索性两个人攀谈了起来。女生说起了自己这方面的经历和从小学艺的艺术生辛酸史。当年报考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她还被媒体报道过,可惜最终与机会失之交臂。当说起家乡时,碰巧俩人又是老乡,谈笑间又轻松了不少。陈邦庆也隐隐意识到,这一片平静嬉笑的背后,多少卧虎藏龙在虎视眈眈。自己之前忙于学业准备不足,临上场了,还是有些心慌。

不过其他选手的实力强劲他倒是估计了一些。毕竟人大这么大的龙潭虎穴,除了专业的艺术学院,其他的每个学院或多或少都有些艺术生,这样的比赛对于他们来说大概就比较容易了吧。所以,他这次报名参赛,主要还是锻炼锻炼自己的胆量,至于能不能冲进决赛,就没有想那么多了。

候场室的人陆续进场。出来的人有的自信满满,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而有的人就略显沮丧,对不小心的失误感到可惜……前面的女生起身示意,祝你好运。轮到她了。

难以抑制的紧张,心率在肆意地加快,他的脸有些微红,仍保持微笑看着对面的评委老师。按照之前准备好的那样,陈邦庆扬起自信作着自我介绍。这第一个环节还比较容易,把该说的说清楚,赋予一些舞台表现力,这样就足够了,可是后面的环节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他没想过,也很紧张。

即兴实事点评,抽到词条马上开说,没有准备时间,让人始料未及。更让他发蒙的是,手上拿到的词条居然是《太阳的后裔》,这个时下风靡全国万千少女、自己却只是听说过而没有看过的韩剧。这可如何是好?没有换题的机会,更没有犹豫时间,陈邦庆凭借自己在社交平台上看过的一些文章和报道,巧妙地绕开剧情,对影视剧的制作、演员的实力等内容作了深入而独到的解读。一分钟时间到,他松了口气。

现场串词环节,陈邦庆抽到的题目是在公益晚会上设计一段开场白,帮滞销果农推销苹果。这样的场景他根本没有接触过,简直让他哭笑不得。同样没有准备时间的情况下,他只能临时反应,硬是把这个生疏的场景演绎得有声有色。

身后的学活不似中午来时那样庄严、沉重,走出那扇门的陈邦庆感觉身心就像放下了一个大包袱那样轻松自在。几分钟前的那段紧张时刻,倒称不上让他心有余悸,但也着实让他历练了一把勇气和胆量。大概这辈子,都忘不了这种心跳的感觉吧。

 

光影迷离,映青葱年华

“你,渴望力量吗?”

“卡!” 

王翰超的眼光久久不愿离开,他知道这个镜头结束,这七八天来大家一起度过的开心时光,就要成为回忆了。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微电影的演出,挑战的还是男主角的角色。“不想当男主的摄影师不是好制片人。”他调侃道,“我想证明颜值低也可以凭演技站上奥斯卡领奖台……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演技派哈哈哈。”

按照导演余歌子的说法,选角前自己是构想了角色的原型的,但是比较模糊,不具体。“选角的时候会和想象的发生冲突,但是认定一个,久而久之,自己心中的原型也会慢慢带上演员的神色,越来越具体。

“总的来说对于选角结果挺满意的。男女主实力演技派,一次次NG都不厌其烦。两个室友甘愿自毁形象,真心佩服。医生虽然剧情少,但创意满满,颇为专业。虽然大家也有迟到过,但还是用心地表演,真的很走心。”

余歌子坦言,上大学前就想尝试一下拍微电影,巧合的是院里技术部刚好负责这次文化艺术节的微电影比赛,所以她想尝试着争取一下这个机会。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花的时间多,没太大兴趣,但是这样一个必经的过程,尝试一下,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值得的。关于剧本的创意,她玩笑道:“那段时间事情超多,于是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我能分裂就好了’,于是,分裂,开启了我奇怪的脑洞……其实最开始构想的剧本跟最终版本不太一样,之前的更无厘头一些。后来考虑到现实中拍摄地点、时间、道具等因素,改成了一个大学生主流的普通生活,变得中规中矩了。不过没想到可以通过初审,成为被神选中的孩子。”在拍摄过程中,剧组成员有时也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她一般会择善听取。所以这个剧本最后,其实是凝结了所有人的心血和创意的。

    剧组里的摄影师和场务,总是担着很辛苦的活。摄影师基本上是轮着来,举着重重的相机,花很长时间拍摄,NG很多次,都没有抱怨过,并且总是能提出有创意的金点子。场务的工作就比较琐碎,比如买外卖、找教室、运送灯光。有时候怕耽误他们时间就让他们可以先走,但他们都没有走,而是耐心地、默默地陪着大家,时不时充当群众演员、出点子。王翰超的印象中,场务大多是女生,却干着端茶送水扛器材的活,有时候他会不好意思然后主动帮她们,更令他感动的是她们还会给他买汇贤饺子吃。
    

 回忆拍摄过程中有意思的、难忘的事情,余歌子说起在遥远沙河区取景拍摄的经历。他们定了一个居民区的小房间,拍摄最重要的几场戏,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在那样的环境下不免有些害怕。幸运的是出门就打到车,顺利回到学校了,印象很深刻。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2015级新生团校结业典礼顺利下一篇:环境文化节第一弹之“延庆植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