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人物

教工风采

常化振:身体健康珍惜时光明德自强

时间:2016-07-15

文|魏一萌

见到常老师,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休闲打扮。我们跟他来到院会议室,开始了正式的采访。老师首先向我们介绍了自己的求学经历,在谈到刚上大学的感受时,他说刚开始他就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在学习上掉队,因为大学的学习方式与中学相比有很大不同,并且同学们来自五湖四海,无法预测自己能否适应大学学习的节奏,也不知道自己在同学们中间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所以只有努力,不敢松懈。

“老师对于社团和学习之间的平衡怎么看?”

“我刚入大学做班委,后来参加学生会的工作,总的来说在研究生阶段做学生工作比较多,例如辅导员、研究生德育工作助理等。刚进入大学的时候还是保持着之前的惯性思维,把学习看的比较重,而且老师辅导员也强调学习。所以大一大二基本上还是以学习为主,慢慢感觉自己适应了大学节奏,能够掌控、能够hold住自己的学习以后,才参加了一些学生活动。大一作为大学学习阶段的开始,刚开头的时候就抓好这个事情,后面会轻松很多。学习是对大学生基本的要求。”

“老师当时进大学的时候是怎么要求自己的呢?应该还是有更高的标准吧?具体当时会有什么目标规划吗?”

“刚进大学的时候自己只知道想从事科研或技术工作这个方向,具体的规划谈不上。做规划因人而异,比如对我自己来讲,可以没有很清晰的目标,例如十年之后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有个大致的方向。我在大三的时候才决定要读研究生。刚开始我并没有进行长期的很清晰的人生规划,我只是要求自己每一步都尽量做到最好,至少是比较好的层次。小的时候老师班主任都会让大家说自己的人生理想,那个时候想的很简单,甚至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总的来说,我认为对于人生一个人可以没有很精确的规划,但是不能没有想法。”

“那老师在整个求学期间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有什么信奉的准则吗?”

“对我来说,自强应该是一个。我是属于比较慢热性格的人,大多数情况下自己做事都需要比较长时间的摸索,开始可能自己不如别人,但我一直坚定的相信到最后自己做的不比任何人差。刚开始读博士的时候,课题进行不顺利,导师一直催促发表论文,我在第三年才发出了第一篇英文文章。博士毕业一共才发了两篇。到后来渐渐发现科研越来越顺利,路也越走越宽。博士后两年发了五篇文章,最后一篇是我们课题组里面第一个SCI影响因子大于6的杂志封面文章,这对自己也算一个交代吧。对自己有要求,才能不断地进步。这应该也算是自己对于自强的解释。”

“众所周知,理工男特别是清华理工男还是给人一种比较沉闷的印象,但看老师并不是这样,是不是因为之后的社团活动改变了一方面自己的性格呢?”

“社团的确在锻炼能力、改变性格方面有一定作用。让一个比较内向沉闷的人变得外向开朗。另外,对就业方向来讲,学生工作做的好以后也是一个选择。我觉得在加入社团这方面,兴趣是最重要的,没有兴趣自己做着也累。如果真正有兴趣,并且为之投入精力,做好一个就挺好。”

“老师从事了这么多年环境工作,对于环境专业和环境本身到底是怎么看的呢?”

“环境专业是一个通用专业。上研究生读博士之后发现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水污染,我国现在几乎找不到一条没被污染的河流;比如重金属污染,像长株潭地区问题比较严重,种植的农作物里重金属超标;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是空气污染,它已经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环境污染治理作为全社会都在关注的焦点,环境专业毕业的同学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在人大这个大环境里面,环境工程专业可能是特别罕见的一个工科,老师对理工科和人文学科的差异是怎么看?”

“理工科和人文社会科学在思维方式上差异很大,但互相可以作为补充。理工科比较注重逻辑性,打个比方来讲,从事自然科学的人做的大量工作都是为了让一条路能走通。许多代人所做的工作可能都是为了这条路做铺垫。人文社会科学比较注重独立思考和思想的自由,需要思维广阔。”

“老师和我们是同一年步入人大,我们也很好奇老师上第一次课的感受,可以分享一下吗?紧张吗?”

“有一点紧张吧,但更多的感觉是新奇和兴奋。我一直做学生过来,来人大评上了副教授,从学生到老师角色的转变需要一个过程。自己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就已经给同学们上课了,这对于我来说或多或少有些压力,所以备课特别用心。但我觉得年龄对我也是一个优势,我和大家年龄差的不太远,和大家思想上比较接近。当然,对我来说刚开始上课也挺有意思,第一节下课之后,同学们都走了,我还留下来给讲台和教室拍了照片作为纪念。”

“最后,老师对于我们14届的新生有什么寄语吗?”

“大家这个年龄精力非常充沛,刚上大学想法很多,想做的事情也很多,但做事之前自己一定要思考一下,这件事对自己的意义有多大,一旦决定去做的事情要努力做好。当然,也不用把结果看的太重,经过努力最后失败了也是个经历,要善于总结,不能把自己否定。送给大家一句话:身心健康,珍惜时光,明德自强。”

简短的一个小时采访结束了,不过这次采访更多的可能只是我们互相认识的桥梁,未来四年的相处时光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感受极限之美——访曾贤刚教授下一篇:变化&改变——专访朱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