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人物

教工风采

感受极限之美——访曾贤刚教授

时间:2016-07-15

文|康泽齐卢熠蕾

走进环境楼206室,首先投入眼帘的便是满是书本的桌面,书柜里插满的大大小小的文件资料,这就是曾贤刚教授的办公室。最近才结束在青海的调研活动的曾教授,又投入到他热爱的教育和科研工作当中,我们对他的采访也从这里开始。

整个采访过程中,曾教授给我们留下了和蔼可亲、学识渊博、对科研事业充满激情的印象。曾教授主要向我们介绍了他暑假在青海的调研情况,既提出了具有科研价值的问题,又谈到了关于人生的感悟和思考;不但拓宽了我们的专业视野,而且引导我们重塑对大学生活的认识。采访结束了,而这些收获,必将还伴我们继续前行。

走近曾教授

S:曾教授您好,我是资源与环境经济班的大一新生。您是我们专业的知名专家,但很多同学还不是很了解您研究的具体方向,您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的专业方向和目前在院内教授的课程吗?

T:好的。我的研究方向是资源与环境经济学,目前主要集中于生态产品与服务的供给机制、环境产业及其政府规制等领域。我教授的本科课程包括资源与环境经济学、环境与资源价值评估,此外还有硕士生的高级环境经济学、博士生的环境与资源经济学前沿课程。我的教学和研究都主要是围绕环境与资源经济学开展的,从1998年留校到现在,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已经16年了。

S:那么,目前您都有哪些研究课题在开展当中呢?

T:现在研究的课题包括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的专题研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项目等。其中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研究的是“生态产品的供给机制与制度创新”,这次暑假去青海的调研主要就是为了这个项目。当然,去青海三江源调研是很不容易的,幸好这次调研也得到了GEF(全球环境基金)的支持。由于我是以GEF项目咨询专家的身份去的,所以能够得到当地政府的帮助和配合。随行的还包括我的博士生、英国肯特大学的道格拉斯教授等,我们一共调研了半个多月,十分辛苦。

青海三江源调研见闻

S:首先,能请老师具体介绍一下此次暑期调研的背景、主题和研究设计吗?

T:青海三江源是个非常特殊的生态系统,它的生态保护对我们国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作为中华水塔,它是我国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1998年的大洪水引起了人们对三江源的关注,人们认为正是三江源涵养水源和水土保持能力的下降,才导致了这样大规模的水灾。另外,它对调节气候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气候变化对它也有影响,我们看到那边的雪线在不断上移。因为涉及全球气候变化,所以不仅中国关注,国际上也特别关注,比如全球环境基金,它对这种具有全球影响的环境问题研究工作给予了特别支持。GEF的这个项目分成很多组,我是经济类的组,研究生态保护的投融资机制。

S:那么,在此次调研中,有哪些现象引起了您的极大关注?

T:这其实是研究过程中最有意思的部分。作为研究者,唯有在实践过程中才能不断发现问题。实际中的很多问题并不像理论和想象那么简单,必须要到实地进行调查。我们这次的调研地最高海拔达到5000多米,虽然很辛苦,有高原反应,头疼得睡不着觉,整整经历了16天,但我们还是觉得特别的有收获。

一、对三江源的重要生态保护措施——生态移民政策有了重新思考。很多人认为只要把牧民从三江源的核心区移走,就可以保护好那里的生态环境了。实际上,牧民已经习惯了当地的生活,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那里,并不愿意迁移到别处居住。因此新建的移民点的住房,刚开始他们来住了一下,后来这些人又都回去了。国家在三江源保护的一期工程投入了75个亿,为了建移民点花费了不少,而现在很多房子却是空置的,这意味着很多资金都浪费了。

二、三江源区牧民的生产生活对于草原生态系统的破坏其实是有限的,因为他们的牛羊已经和草原形成了共生的关系。在这里,不仅牛羊需要草,而且草也需要牛羊。只要是在不超过草场承载力的情况下,适度地放牧可以增加草场的肥料,并且使草的根系长得更加茁壮,使得草原生态系统更加健康。再比如前两年大力清除草原上的兔鼠,而现在认为兔鼠不应该被消灭,因为这可能导致草原上以兔鼠为食的动物数量减少,进而使草原上的兔鼠数量激增。应该让目前的生态平衡维持下去,这样效果会更好。所以,在进行生态保护时一定要有系统的观念,从总体考虑问题,而不能简单的移走人或羊,或者消灭兔鼠。要根据实际情况,尊重生态规律。

三、关于生态补偿方式的问题。当地牧民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贫穷,有些牧民有很多牛羊,这是他们的财富。但是个人财富并不等同于个人生活水平,他们更多的是将个人财富用于虔诚的宗教信仰。如果只是根据每家每户草场的面积给牧民拨款补贴,最后大部分补贴款都难以用于提高牧民生活水平。所以这种直接拨款补贴的方式所取得的效果并不理想。本来这些拨款是为了改善他们的生计,但最终对他们的影响却有限。

四、应当改善当地的公共服务,提高社会福利水平。三江源区牧民的生活条件很一般,尽管现在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从总体来说,无论是教育条件、医疗条件、饮用水安全,还是生活基础设施建设,都比较落后。应该从这些方面改善他们的民生情况。

S:所以保护生态系统,必须建立在对当地生态系统的充分认识上,不仅要探索自然规律,更要有对当地牧民的文化和习俗的全面了解。

T:对。另外还有一点,藏民本身对生态环境的保护观念特别强,他们强调“神山圣水”,对自然是非常敬畏的,对动物也特别爱护。比如,那里的鱼看见穿“裙子”的都不跑,看见穿裤子的都吓跑了,因为藏民和喇嘛都是穿“裙子”的,他们都不吃鱼,而汉人呢,都吃鱼。可以说,藏民的文化中有生态环境保护的基因。他们已经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通过和自然的种种互动认识到,只有保护好生态环境才能维护好自己的生计,他们的下一代也从小就培养了这样一种观念。而现在,包括国家的生态补偿和很多NGO的补偿在内的一些补贴款的发放,使他们感觉到保护环境是一种有利可图的行为,这很有可能打破了他们以往的观念,使他们以为所有环境保护的行动都要在钱的刺激下进行。所以,今后补偿款和资金的流入要注意投入方式,要和当地生态保护的文化相互配合,而不是相互替换。

S:就是说,这种固有的生态保护思想实际上是当地的一种社会资本,现在的外来资本其实是在弱化现有的社会资本。

T:对,这其实是对现在社会资本的弱化。这些都是我们从研究的角度发现的问题。此外,三江源本身也是十分有意思的。比如我们8月份去的时候,三江源还下着大雪;又比如可可西里,水源是非常充沛的,但水却不能喝,因为水中盐分太多,所以虽然很清澈,但是喝起来又苦又涩,而且水里还可能有不利于身体健康的元素——甚至当地打的井水也不能喝,饮用水都是从城市运来的。

S:听了老师的讲解,真是长了很多见识呢!最后,对于此次调研,您还有什么其他的感触吗?

T:我去青海和三江源已经好多次了,但这些海拔最高的地方还是第一次去,所以这次体会特别深。我们是开着车去调研的,随着海拔的增高,感觉越来越辛苦。平时你对辛苦的感觉没有这么直接,但这次感觉是可以用海拔的刻度来计量辛苦的。甚至我们到了最高的地方——曲麻莱乡的一个餐厅吃饭,这个餐厅就两层,我们都得考虑是在一楼还是二楼吃。因为从一楼到二楼,人都感觉呼吸更困难。但是,当你到了这么高的海拔以后,你就会经历别人没有经历的体验,看到别人没有看过的风景。那里的天特别蓝,晚上星星感觉离得特别近,你甚至感觉都能摘到星星。

而且,更重要的是,当你到了这么高的时候,再往下走就越来越轻松、越来越舒服了,人生也是如此。做研究就是在攀登科学高峰,所以一定要吃苦,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要尽早达你研究领域里的最高峰。正所谓“登泰山而小天下”,到了高峰再往下走,你就能感到轻松了、自由了。如果你30来岁就能够在世界最顶级的杂志上发表论文,我想你这辈子都不会怵发论文了,就可以享受学术研究了。这种例子很多:比如经济学家科斯,他27岁就写出了“社会成本问题”这篇文章,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后来更以这项成果获得诺贝尔奖,事实上,他之后的研究很多都是围绕这个主题展开的,但应该都是在一种心理自由的状态中开展的,因此他后来的研究就很轻松了,他活了100多岁(笑)。所以,年轻人要趁自己精力充沛、记忆力好、没有家庭负担,生理状态和心理状态都处于最好的时候,全力以赴地搞好学习和做好研究,争取在35或40岁之前就能有所成就,在自己专业的某一领域里达到顶峰,获得知识上和精神上的自由,这辈子就会过得特别幸福。幸福的内涵其实就是自由,就是没有压力。人一旦没有什么需要忧虑的,就会活得特别自由轻松。然而,要获得自由首先就得吃苦。这个道理不仅仅适用于学术,而且还适应于其他领域。

曾教授寄语

S:您有什么话愿意送给全体环境学院的大一新生吗?对于他们今后四年的大学学习、研究与生活,您能简单谈谈自己的经验和建议吗?该怎么培养我们大一同学对于他们还不太熟悉的环境专业的兴趣呢?

T:我认为,兴趣不是天生的。我觉得大学学习就像爬山,每个专业就是不同的山峰。你可能一开始听说某一个山峰更美,但是每个人一辈子大概只能爬一座山,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最后每个人都会登属于自己的山,收获自己的风景,你要相信自己现在的这座山就是最美丽的。要边爬边学会欣赏,最终的目标都是要到山顶,实现自我,达到自由的状态。

S:那么对于已经确定了专业方向的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您有什么建议呢?

T:新生面对的是选择山的困惑,那么当你已经上了这座山,你要做的就是要吃苦,要勤奋。书山有路勤为径,只要勤奋,就会不断进步,慢慢接近自由的状态。当然,也有可能出现黎明前的黑暗,就是专业研究走向越来越深之后,也就越来越难了,这时要不断地激励自己,而且要找到自己治学的方法。社会科学相比自然科学,个人的治学方法更为重要。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是明确的,公式化的;社会科学则需要体会和感悟,还有思考,这就需要长期艰苦的知识积累,才能从量变达到质变。

S:对于现在已经步入您所在的专业领域,想要提升自己专业技能和治学能力的师兄师姐来说,如何能实现更大的进步呢?

T:本科学习期间,关键要把工具性的知识学好,包括英语、数学、计算机、统计学,因为年轻时学习能力强,所以会提升得很快。另外,要多读经典的著作,提升自己的思想高度和思维能力,当然本科学生可能阅历不够,对经典著作会领会不深,但是这样的知识储备可以终生受益。

S:确实如此!

T:最后,关于前面说的这个爬山的道理,我还想补充一点:获得幸福是不能靠投机取巧的,是没有捷径的,只有经历爬山的辛苦才能感受下山的轻松自由。如果社会上每个人都能够努力攀登自己事业的高峰,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把自己的事情做到极致,那整个社会也就能取得巨大进步了;同时,个人也就真正地实现了人生价值,获得最大的幸福。相反,如果大家没有树立这种理念,而把权力和财富作为目标,那就误入歧途了。因为权力和财富是你做了最好的事情的时候,给予你的认可和附加的奖励,而不是最初的目的。希望同学们不仅要建立专业方面正确的理念,也要在人生追求上树立正确的观念。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环境经济是人大的朝阳学科---...下一篇:常化振:身体健康珍惜时光明德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