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人物

教工风采

环境经济是人大的朝阳学科------访蓝虹教授

时间:2016-07-15

文|康泽齐

进入环境楼204,忙碌的蓝虹教授暂时放下手上的工作,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依旧是那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但当她谈起自己一直为之奋斗的环境经济事业时,她的话语又使我们感到她的自信和自豪。

通过对蓝虹老师学习工作经历的采访,我们既拓宽了自己的专业视野,收获了蓝老师关于人生的思考和经验,更了解了我们环境专业的前景与发展。蓝老师与我们分享的宝贵经验和知识,都将对我们的大学生活和今后发展大有裨益。

走进蓝虹教授

S:蓝老师,我们了解到,您是环境学院环境经济与管理方面的专家,是环境经济金融领域的知名学者。但很多同学还不太了解您研究的具体方向,您能再向我们介绍一下您在环境学院教授的课程吗?

T:好的,我在环境学院教授的课程有:资源与环境经济学、绿色金融、生态环境资源价值核算和环境财政。

S:那老师您在科学研究方面近期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T:主要是环境金融。


蓝老师的学习工作经历

S:蓝老师,我们了解到您是国内最早从事环境金融研究与实践的学者,也是人大环境经济的博士后,请问当年,您是怎么走上环境金融这条路的?

T:2002年,我在人大环境学院做博士后,那时,马中老师承担了亚行的一个关于环境财政的项目,因为我是出身于经济与金融的,而环境财政的研究是需要金融知识的支持的,所以从那时我就开始协助马教授做环境财政的项目,随后又做了一个关于环境财政的国合会(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项目。国家的财政预算科目里原来是没有环境保护科目的,环境保护的钱就存在随意性,有一个预算科目就能有稳定的预算收入。所以经过近3年的努力,国家环境保护的预算科目终于成立了,叫211环境保护账户。

S:那么后来您出国学习和工作的经历又是怎样的?

T:后来我到美国去,最初在哥伦比亚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在这个过程中联合国环境署成立了一个金融行动机构,要在中国物色一个中国专家,要求既懂经济与金融,又懂环境,然而这两方面结合的人才比较少,还要求英语很好,因为要在联合国工作,这几条我都符合,所以我就去做中国方面的可持续金融的推动。

工作了一年后,我又转到世界银行环境金融标准部。世界银行是向发展中国家做低息贷款援助项目,当时世界上存在着公共事业民营化的趋势,特别是环保基础设施,例如污水处理厂等,开始走民营化的建设。世界银行,花旗银行,渣打银行等都参与了这种项目融资大型贷款,一般都是几亿,甚至十亿、二十亿的大型贷款,但是环保的基础设施又往往是最容易产生环境风险的项目,例如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厂,危险固废处理厂等,结果很多项目就被叫停,导致很多银行出现资金风险。那么,对于世行,除此之外还有声誉的风险。于是就成立了环境金融标准部,去评估这些环境风险。因为这样的原因,我在世行工作了很多年,从事赤道原则,各种贷款项目的环境风险评估,低碳项目融资等。

S:那么,蓝老师,又是什么原因使您回国来从事环境金融的研究的呢?现在您在国内开展的研究活动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T:2008年,中国的金融部门也感受到了环境风险,所以派出了由环保部杨朝辉总工带队的绿色信贷代表团去华盛顿世行总部,学习绿色金融技术,因为当时世行从事相关工作能说中文的是我,所以我就成为了当时的培训官员。通过此次培训我们就与环保部建立起了紧密的联系,在环保部的请求下,我回国推进绿色金融。2010年到现在我已经回国近四年了。

回国四年来,我一直从事绿色金融事业,分为实践研究和理论研究两方面。理论研究包括两本专著:《商业银行环境风险管理》和《碳金融的业务与创新》,是环境金融中发展比较全面的两个领域,另外发表了近60篇关于环境金融的论文,在人大环境学院开出了环境金融的本科生与研究生课程,开始培养环境金融方向的研究生,这个是国内首创的。

实践研究方面,我们的团队进行环保部强制性环境责任保险的保费计算,行业划分等指导意见的草案设计,承担环境损害赔偿资金机制的设计。近年来环境损害事故频发,主要靠政府的财政出钱赔偿,所以要研究用什么资金机制结合社会资本真正实现污染者付费。另外还有PPP模式环境基金的研究和实践。我们现在在贵州赤水河,山东云梦湖,云南抚仙湖试点,做PPP模式的水环境基金项目。这些都是很具体的实践方面的工作。例如强制性环境责任保险,我们在湖南、四川试点,环境损害赔偿我们也在积极寻找试点的地方,还有上面提到的水环境基金。

另外我们还成立了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中心,我被聘为副主任。去年,在我的推动下,环境学院和环保部签署了关于环境金融发展的合作战略协议,之后我们又合作进行环境基金、环境保险方面的一系列的研究。

S:那么可以说,我们人大生态金融中心,已经成为了环保部的智囊。

T:对,同时我们也在环境学院,组建了一个环境金融的团队。包括石磊老师(环境财政与金融),安树民老师(环保产业投融资研究),许光清老师(低碳金融与能源金融),张光明老师(水污染处理技术),龚亚珍老师(林业碳汇),王晓霞老师(农业生态金融),苏明明老师(生态旅游投融资)。陈校长的生态金融中心还有一只很强的金融学团队,囊括了整个金融界的非常优秀的金融研究人员,包括人民银行的首席金融学家马俊,还包括国家开发银行的副行长等。这样的团队就形成环境和金融的对接。所以环境金融,不仅是环境学院的优势学科,也成为中国人民大学将要得到很大发展的朝阳学科。

S:那么老师,在你真正进入环境学科的工作后,您又遇到过哪些困难,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T:我原来从事经济金融,更多是理论的研究,后来进入环境领域,马中教授是我的导师,他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带我去污水处理厂,去沿着黄河调研,去化粪池,去秦岭看小金矿,进行实地调研。之后我自己也做很多项目,要到稀土矿、汞矿等矿山、到山区农村、到污染场地等去调研,而且需要了解各种环境科学知识,了解环境保护技术的各种工艺流程。这种思维模式和研究模式的巨大变化,以及怎么把经济金融的理念和环境技术的理念相结合,把微观的环境科学的工艺流程和宏观的经济金融理论相结合,如何实现两者的融合,带给我很多挑战,受了很多苦。越进入环境领域,我越发现环境金融,没有环境科学、工程的技术支撑,是完不成的。例如污水处理技术的投融资,如果不懂什么是污水、污水处理厂的工艺流程,不知道各类技术要花多少钱,就没法做投融资。每一种技术方案的成本都不一样,离开对技术的了解而谈环境保护的投融资方案显然是有问题的。

S:所以一定要有技术支持对吗?

T:光有技术支持还不够,你得吸收别人技术方面的知识,内化成你自己的。作为环境金融研究者,肯定不具有对环境科学技术创造发明深入研究的能力,但你必须能看懂环保技术专家的技术文献,并掌握它,才能把它跟金融对接。这个过程是很艰辛的,必须要吃苦。还有,因为这是一个别人没做过的事,所以金融学的人感觉你是一个怪人,你的研究有那么多技术性的东西,而环境界的人也认为你是个怪人,因为你的研究有太多金融的知识在里面,要让双方面接受你的研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当然最终被接受,一方面,是我自己的努力,另一方面是潮流和趋势。我走上这条路时,很多的国家也发现这方面的需求。光有金融专家和环境科学与技术工程专家的两个团队还不够,需要中间的一个桥梁,需要一批既懂金融又懂技术的人把两个团队结合起来。这一批人,就是做环境金融的人。环境金融研究,更多的是起到桥梁的作用,把两边的研究结合起来,融会贯通。我们环境学院要想把环境金融做好,就要有更多桥梁式的人物出现。他们既需了解环境专家的特长,又需了解金融专家的特长,并将两者对接,这就是环境金融专家的作用。这种人因为要经历一个思维的转变过程,一定会经历一个特别痛苦的煎熬,才能成为桥梁。

S:老师,那么出国学习的经历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T:出国经历对我的影响是极大的,因为环境问题是国际问题,很多环境方面的活动,是国际的活动,如果不出国,你很难有一种国际的思维。比如我现在参加多种国际合作的项目,以及国际环保项目的交流,想要把各种国际的资源融入到我和我们团队的环境金融研究中。这其中一定会存在各种理念的碰撞,需要在国外经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达到与外国人交流的程度,不止于语言的交流,更在于你如何适应对方的逻辑和思维方法。

S:所以语言更多的是一种工具,更重要的是理念与文化。

T:对,你要明白他们在做什么,才能进一步的交流,实现对接,但是什么时候出国是一个问题。当时我去世行,如果我没有在中国从事过环境工作的经历,他们不会选择我。我认为,要出国,要先了解中国,这样才能对照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不同,才能知道从中吸收什么。回国才有作用。如果对中国的环境还不了解,那出去,就只是一个被动的学习知识的过程。我建议同学们学习完硕士再出国,本科属于通识阶段,对环境问题没有太多了解,硕士阶段就可以随导师做项目,尤其是环境学院老师的项目都是很实际的,就能亲身接触环境问题。我觉得我能走到今天,和当年我参与到很多马老师的项目中去,有很大关系,例如马老师亚行和世行的项目,污水处理投融资的项目,我们几乎走遍了全国的污水处理厂,只有通过这些项目,我才真正感受到那些环境金融理念在技术中的应用,也只有通过项目,才能实地考察这些技术究竟是什么样的。

S:蓝老师,很多环境学院的同学正在努力准备创新杯竞赛?您有没有一些研究方向方面的建议与启发?

T:我觉得很多环境问题都值得研究,比如说环境损害赔偿。各个省市都会出现很多环境损害案件,同学们又都来自全国,可以做一些各个城市生态补偿的研究。再比如说低碳,可以做各个城市低碳项目的研究,基于自己家乡的特色来选题。作为创新杯大赛,如果泛泛而谈,是出不了新意的,尤其是咱们环境学院的专业,一定要深入到实践中去。要发挥比较优势,一是可以立足于北京市,因为你在北京时间比较长,方便做问卷调查;二是可以立足于你的家乡的特色来选题;三是可以立足于指导老师的项目,因为项目有经费和资源,便于你研究的深入。

蓝教授寄语

S:蓝老师,对于大一刚刚迈入环境专业的同学们,您有什么话想要送给他们的吗?对于他们今后的学习生活研究,您有什么经验与建议?

T:我的经验就是吃苦和专一,你选定了一个领域就长期的走下去,并且吃苦,不吃苦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是不会有成就的,但我不赞成大一就立即进入一个专业。大一还是要放宽胸怀的接受各种各样的知识,然后去比较。比如我大学的时候,我就学习过历史地理,这看上去与我的专业无关,但现在对我的研究很有影响,我学习了《水经注》,就可以比较古今中国水资源有什么变化,就可以看出中国水资源绝对量在减少,就可以对中国环境资源的走向有一个很大的了解,在大学里有很多课程有很多你现在感觉用不着,可你真不知道将来你是否用得上。专一则是你比较了一段时间,例如进入研究生阶段,就应该专注于你的研究。该宽的时候要宽,该专的时候要专。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郑祥:兴趣作桨,毅力为帆,启程...下一篇:感受极限之美——访曾贤刚教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