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人物

学生风采

舞出我人生——访环境学院学生会副主席陈芊助

时间:2016-07-15

文|崔雪魏一萌

听说这次封面人物采访会是一次福利。部长早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就一遍一遍的强调:“颜值特别高!”的确,本期封面人物陈芊助不仅是人大舞蹈团的中坚力量,在学生工作方面也极具领导力和组织力,这让我们对这次任务有了不小的期待呢!

陈芊助同学来自环境学院2012级公共事业管理专业,是人大舞蹈团的领军人物之一,目前任环境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分管文艺和体育工作。五四文化艺术节系列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他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各项文艺赛事的准备过程当中。

以下为采访实录。


Q:师兄,您的舞蹈功底这么扎实,是从小就开始练舞蹈的吗?

A:也不算是从小就练,我幼儿园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很快就不学了,高二的时候才捡起来的。高二的时候开始练压腿什么的,是真的特别疼,但还是侥幸地考上了特长生,来到了人大。

Q:从高二才开始练柔韧性?那不是特别难吗?我在小学二年级就放弃了。

A:是很难啊,当时我们的老师拿着各种道具,什么片刀啊、打火机啊。我们把腿搭在身后的杆上,压后腿,身体要站直。老师就打着打火机比着我们,我们就不得不往后站直,要不就烧着了。压腿再疼也没有老师打的疼,所以还是自己好好压腿自己疼吧,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练出来的。那个时候我们每天下午三点半一下课就去舞蹈教室,大概练到六点多,一年多时间,大约十四个月吧,既要压腿,又要学考学要求的曲目,有时候还有演出的任务,时间还是挺紧张的。


Q:师兄您喜欢舞蹈吗?

A:一开始的时候是家里人让我学,为了考学嘛;到了后来,我就觉得跳舞也是挺有意思;到现在已经离不开跳舞了。我觉得是先接触,后喜欢。现在我就特别喜欢跳舞。

Q:那您以后准备一直跳下去吗?

A:嗯,相比来说,我还是不专业的。往后如果一直跳下去也会受到身体条件的限制,但我会一直把它当作特长、爱好吧,闲着没事儿就会自己跳一跳,不会把跳舞当作主业的,毕竟专业的人太多,也太厉害了

Q:在舞团忙不忙啊?

A:舞团每周周二周四周五有固定的排练,五月二十一号又有舞团的专场演出,就会比较忙。排练会很累,有时候我们跳完一遍,累得不行,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跳舞是特别消耗体力的一件事。现在躺在地上看天花板都成为我们的习惯

了。我还在艺术团的宣传部,负责国家大剧院的“大学生艺术圆梦计划”。国家大剧院找了各个高校的艺术团体帮他们代理大剧院的学生票务,目的是让更多的大学生花更少的钱看大剧院的演出。这方面的演出详情欢迎关注ruc学生艺术团微信公共平台。

Q:那舞团对您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A:我把这儿当家,我上大学来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舞蹈团。九月十号开学,我八月十号就来学校、来舞团了,因为艺术团有暑训。那年是学校七十五周年校庆,所以艺术团要出节目。我们从八月十号排练排到十月三号,从早上九点排到晚上十二点,大家在一起摸爬滚打、流血流汗的,感情特别深。

Q:舞团为什么会给您家的感觉呢?

A:我们排练的时候一起排练,想要出去吃饭什么的就打个电话一起出去吃,无论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就是我们舞团的成员们。我想,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Q:师兄咱们五四群舞练得怎么样了啊?

A:我们每天晚上都在明德练习,现在已经基本成型了。初赛已经通过了,就需要更加认真,复赛还会有直播的(一脸严肃)。


Q:这是咱们院第二次参加五四群舞比赛了吧?听说上一年咱们院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啊。

A:对,去年咱们院第一次参赛,是和新闻学院一起组队的,获得了二等奖第一名的好成绩,还得到了最佳创意奖。去年咱们请来了武警文工团的老师来给咱们编舞,今年的老师来自北京师范大学舞蹈系。去年五四还有我的一个独舞,就那么一跳,他们也就那么一看。(这么随便“一跳”就得了二等奖啊!)

Q:师兄不妨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院今年群舞的情况吧!

A:咱们今年的主题是“无奔跑,不青春”,很有活力、很青春,比起严肃题材的红军、长征、南下等要更有趣一些,观众也会更喜欢。这算是咱们环境学院的一个传统吧,我们非常喜欢创新,要和其他人不一样。今年咱们的舞蹈都是纯原创的,动作全新,还加入了撕名牌的元素,和我们大学生的生活相关,很有活力的感觉。总的来说就是表达了我们要劳逸结合,学累了就出去跑一跑。我们每个参加的同学都非常努力,在我心中,他们都是最好的!刚开始的时候,总有些同学请假(但咱们院的同学没有一次请假过),练的时候也不是那么顺利,后来他们也意识到五四这个东西很重要。现在我们也进入了决赛,也就没有预赛时那种“听天由命”的想法了,我们既然都进入了决赛,就要往最好的方向努力嘛!所以现在请假的越来越少了,练得也越来越好了,我挺感动的。

Q:好像不是每个同学都有舞蹈基础的,那师兄您在带他们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难度?

A:其实我一开始也在想怎么带他们,我以前并没有带着大家一起练过,尤其这次还是我自己负责。所以我也是在摸索着,从一开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让他们摆好,然后继续往下,到现在他们也熟练了,就好多了。一开始带也的确比较困难,我也有点儿紧张,不太好意思去管他们、去说他们。但到了现在,我觉得如果不管他们呢,就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所以还是要好好管他们的。现在决心下定了,一切就好说了。其实只要我们努力了就行了,只要我们努力了,我们就已经成功了。

Q:群舞排练这么辛苦,会不会有人抱怨过?

A: 这就是我很感动的一个地方,就是他们都不会抱怨的,会认真地听我说的话,然后努力去改。我也会尽量找好这个度,既能做到最好,他们也不会太累。

咱们学院今年承办的小品及曲艺综合类大赛即将在如论举行最终决赛了,师兄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比赛的情况吗?

小品曲艺大赛是五四文化艺术节六个比赛之一,是全校范围的、很大型的一个比赛。承办这个比赛,也是对咱们学院学生会的一个考验吧。咱们院除了几年前承办过微电影比赛之后,再没有承办过其他大型比赛了,这次也是校团委对咱们的信任,相信咱们能做好这个。一开始我答应下来的时候都没太当回事儿。后来发现这个东西是要在如论办的,也的确挺复杂的,所以压力一下子就大了很多,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后来静下来整理了以下头绪,跟几位常委、还有师姐都沟通了一下,感觉只要我们真的用心去办的话是可以好好的办下来的。

Q:在组织这次活动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呢?

A:首先就是前期宣传,要尽可能地宣传到位。如果没有观众,比赛是根本不可能办好的,所以比赛前的造势是很关键的,必须做到很好,让观众觉得这是一场值得来看的比赛。同时要考虑节目的质量,节目的顺序也是很重要的一点。这是一个综合类的比赛,有小品这样的语言类节目、曲艺、还有魔术。所以节目的顺序就是一个需要斟酌的东西,如果两个小品凑在一起,观众会觉得有些视觉疲劳啊,就需要在中间穿插一些别的东西。此外,场内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在场内涉及很多,比如灯光、音响、催场,还有比如演员使用的麦克,哪个演员使用的几号麦啊,如果他下场以后麦还开着,那就不得了了。这些都是很琐碎但很重要的事儿。

这两周都在忙这件事儿了,彩排的时候会更忙。从周四早上开始装台,中午电检,下午各个学院的队伍就要走台了,晚上休息一下,第二天早上开始走流程、搬道具、固定麦克的位置,下午带妆彩排,晚上六点钟观众入场。六点半比赛开始,开始最惊心动魄的两个小时结束了,我们也就解脱了。


Q:您在组织这次活动的时候有没有出过什么什么岔子呢?

A:当时我自信满满的带着我的策划和流程去找张煦昀师姐,到最后她问了我一件儿,她说:“那票怎么办啊?”我当时就懵了,因为我之前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过票的问题,我竟然办了一场没有观众的比赛!从这件事儿以后我每天都在想我有什么没有想到的、还缺点儿什么,如果想到了我就马上记下来,再努力给它办妥了。

Q:您每天都在担心这个事情啊?

A: 对啊,每天都在这种担心中睡去和醒来。责任越大,错误对自己的影响也就越大。但就像一届艺术团团长说过的:每一场演出或比赛,问题就在那里,就看什么时候会发生。每场比赛都一定会有坑的,就看你什么时候踩进去。所以出岔子这种事情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我一定会努力避免原则性问题。其实除了担心,更多的还是一点小激动,因为咱们院之前没有做过,这是第一次,我觉得还是很有意义的。我以前就一直想,环境学院能不能在人大有更多的影响力?如果我们承办了这个比赛,并且举办得很成功的话,我觉得这对咱们学院也有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也许我们以后可以接着承办,锻炼出更多更有能力的人,这样咱们环境学院就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厉害,我觉得这样特别好!


Q:师兄您只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可以说刚从一个执行者变成一个策划者,就遇上这么大的活动,有没有觉得无所适从?

A:我觉得还不错啊!我之前在学院、在艺术团也都接触过,从大一开始就跟着他们的专场一起演出了,所以对比赛、舞台这些事情也都比较熟悉吧。虽然没有真正经历过,也是见证过这些策划,所以照葫芦画瓢还是会的。逆向思维吧,多想想他们怎么安排我们的,他们当时怎么想的,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其实我以前一直都属于事物型的,别人安排我什么,我就会去做。像大一的时候部长让我去干活,有时上课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说有什么活动,需要我去搬个桌子,一般我都会去的。我一直都是做这种事情的,一直干的都是“搬砖”的活,现在也终于可以指挥别人一起“搬砖”了!

Q:那您不会觉得思维有点转换不过来吗?

A:我有一个习惯,会思考别人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这样到我要去做的时候,我要去策划的时候,就方便多了。现在做这些事情还算比较得心应手也是得益于我以前这个小习惯吧!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艺术赠与的长情告白——访聂炜师...下一篇:孙一赫:你相信什么你就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