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人物

学生风采

艺术赠与的长情告白——访聂炜师兄

时间:2016-07-15

文| 李欣仪 魏一萌

PART 1 独白

我是从四岁起学了钢琴,算是一个小琴童。当时我学琴呢,其实主要是我妈妈的意愿,因为她个人非常喜欢钢琴,而且我小时候也表现出来有一些天赋,比如说耳朵特别好,唱歌特别准这些。记得当时两岁的时候还不太会说话,但是唱歌都不跑调了,我觉得在孩子里还是很罕见的。但是当时我太小,根本不理解音乐这个东西,更大程度上就是被逼迫学习,练基本功非常枯燥。

到了十一岁五年级的时候,要参加全市的统一考试,复习强度非常大,所以那段时间钢琴课就停了,结果这一停就没再捡起来。因为我自己实在太不愿意学了。其实我后来回想起来这个经历还是有一点后悔的,因为当时太小没有理解音乐,把钢琴停掉了,后来再想捡起来就很难了,除非再花很多时间练。因此我想对大家说,

当年因为我对音乐的不理解,放弃了一个继续学习钢琴的机会,等到真正对音乐有更多感悟的时候我才想要继续的学习下去,但却为时已晚。所以咱们的同学参加一二九的排练相当于也是一个对于艺术的简单的训练过程,我们也请了专业的老师,这样的练习艺术的机会我觉得也是很宝贵的,我希望大家能珍惜这个一二九排练的机会,毕竟它结束了我们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进行这样的训练了,我们也没有音乐课了嘛。这样训练能给大家留下的东西也是非常宝贵的。

后来到上了中学,我学习了长号这个乐器。能接触到这个乐 器,我必须要感谢我的授业恩师——任秋来老师。他是国家交响乐团的长号演奏家,当时五十五岁退休回到了西安。因为我家里的长 辈是他的学生,所以两家人关系一直很好。偶然父母带着我到老师 家里做客,老师也有自己一套专业的眼光,聊天的时候,他说我的 嘴型和牙齿特别适合吹长号,也知道我小时候练钢琴,就找了一个号嘴让我试一试。就这样我学上了长号这个乐器。当时也是尝试了一下,结果后来发现自己进步非常快,也许正如老师所说,嘴上的机能很好,所以学的比别人快。我就继续坚持学下来了。

当时我已经到了高一了,对音乐这些已经有一个深刻的认识了。自己还在惋惜没有学钢琴的事情呢,生活中又出现了新的乐器,我很珍惜。尤其是到高一第二学期,我加入了我们学校的交响乐团,那个时候才是真正领略到了交响乐团。同时也接触到了指挥,了解到了一些指挥的艺术和风格。

到了大学,我觉得对于我在一二九指挥的这个事来讲,大学对我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以前学习乐器只是打了一个基础,虽然我刚刚说了很多,但是最最关键的作用就是在大学以后。在大学结识了我们人大交响乐团的指挥,也是国家交响乐团的著名指挥——王琳琳。虽然我以前已经 参加过交响乐团,已经接触过一 些好指挥了,但是当我大一来到 人大见到一个这样的指挥,我还 是觉得不可思议。在全中国的学 生乐团里,都很难有他这个级别 的指挥。他因为自身比较年轻, 在十年前跟人大也有一些渊源, 所以他愿意来人大做辅导。他的水平,在我的评价就是世界级的,所以他当时就把我震撼到了,我没有想到指挥原来可以指得这么潇洒,还可以指得这么清楚。所以我对他一直是非常非常 崇拜的。

大一大二的时候对于王指,只能说是非常敬仰,极富才华的艺术家,接近不了。但是后来随着年级的增高,在交响乐团里开始担任一些比较重要的职务,也开始跟他有了越来越多的接触。直到我现在作为团长,我们现在每周都跟他有私人聚会。跟他接触多了,从他身上学习到的一些气质对我以后的生活都非常有益处。他对我们也非常好。我看他指挥已经看了三年半了,包括跟他的接触,也了解他的气质和风格。我现在用在给咱们同学排练的很多动作习惯都在自然而然地向他靠拢。我之前看咱们在环境学院门前拍的视频,当时天寒地冻的,指得你们应该有感觉,没有平时指得那么自如。我平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是当我在摄像机里看到我的指挥,我觉得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指挥。所以我觉得到时候上台应该可以表现得更好,尤其是再跟你们多配合配合。这个完全得益于我大学以来在人大受到的音乐教育,王琳琳先生带给我的这些艺术上的指导。从大三开始,与他的接触也多了,跟他建立起了不光是工作上,也是个人上很亲密的关系。他总是会给我们讲一些艺术方面的事情,包括一些艺术圈的事情。听多了以后,自然沉醉其中。有时跟他吃一顿饭或者聚一次会之后,真感觉自己也是个艺术家。但其实我不是,等我回家躺在床上,又觉得非常遗憾,刚才只是吃了顿饭,我也并不是他这样的人。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心里就有做一个指挥或者一个艺术工作者的渴望。两年前我是作为文艺部的副部长来带环境学院的129,但是当时我并没有了解指挥和艺术的这么多魅力,虽然我也有点想去指挥,但是没有这么渴望。 而且当时我肚子里的东西太少,完全是跟王指接触以后才学到的很多东西。指挥是非常博大精深的,不 光是比划几下的事情。当年我还犹豫过自己要不要参加,结果一方面是自己不够渴望,另一方面是觉得 不够自信,所以我当时没有去指挥。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到大四还可以有这样的机会。所以这一次我就 毫不犹豫地接过了这项任务。

我是通过学院的推荐得到了保研的机会,学院一直以来都在培养我。在咱们学院的老师、领导还有师兄师姐的指导下,我在学校里的收获也是比较多的。不仅在学生会有一些任职,也在交响乐团担任团长,这跟学院对我的培养是分不开的。尤其是学院还这么信任我,给了我这个保研的机会。一方面,受到学院重点的栽培,受到老师较高的评价,本身就是应当会成为其他学生的一个表率;另一方面,学院对我恩重如山,我就更应该努力地给学院做很多贡献。这是一定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一次一定要来参加一二九的指挥。因为我觉得艺术是我的特长,而且我在这方面有比较深的研究,所以我觉得我一定可以把更多的东西带给学院低年级的同学,也可以通过和同学们的配合,在一二九这个最重要的文艺比赛中将环境学院的风采展现给全校。这也是给学院里这么多关心我、帮助我的人的回馈。这也是我一定要来指挥的一个原因。

PART 2 相约129

Q:129现在也进入了最后的 排练阶段,在现在的时间点, 对于之前的排练有什么感受 呢?

从艺术的角度来讲,有一 部分同学起初在音乐上的素质 稍微差了一点(歌曲的难度大 可能是部分原因),但通过大 家对作品的不断认识和理解, 直到前几天,大家有了更深刻 的认识,在唱歌精神状态上有 了极大的提升,把原来不太会 唱的部分都唱的非常好。现在 在歌曲的层面已经没有问题 了,我们只需之后多合钢琴, 同时做更多的艺术处理,加进 去更多艺术的内涵元素。

Q:可以预测一下129的结果吗?

我相信只要保持现在的进步速度和精神状态,最后可以达到接近专业的水准,甚至可以表现的比一些专业乐团更好,大家一定要有信心。原因在于职业乐团大量的演出致使他们缺乏排练的时间,尤其对于这样难度的歌曲,而我们有两三个月。可能我们在音色音质上不如他们,但在细致程度上可以比他们做的出色。所以这不是一句空话,是非常真实、切实的一件事情。也希望大家能与我更积极的配合,给予我更多的信任。最后在如论的舞台上,能够实现所有人的艺术理想和追求。

我们了解到,师兄有参与到前年的129当中,那相比之下两届有什么不同呢? 前年我是作为文艺部的副部长带的129,当时的我对很多事情不像现在知道的这么多。前年是从《黄河大合唱》中选的《保卫黄河》,而《黄河大合唱》这五个字就代表一个字:难。那一年我们歌唱的很好,尤其在声音音色方面很成功,但前年只得了第二名,十分遗憾。今年我们加进来许多的艺术元素和许多深层次的东西,在艺术的层面上,一定能弥补这一名的差距,我对我们今年得第一非常有信心,当然环境学院也是永争第一。我们既然参加的比赛,就要抱着这样的态度。


PART 3 走在艺术边缘

Q:感觉师兄非常热爱艺术和音乐,而现在的专业和艺术几乎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会觉得很后悔之前作出的选择吗?

第一次的选择是高考时报考综合性大学还是艺术专业的大学。当年我艺术成绩挺好,但对艺术的行 业不是非常了解,只从老师那得知这条路很难走。这也是有道理的,音乐学院每年培养出大量的专业人 才,可是适合他们的工作岗位少之又少。加之当时我又考上了一所好大学,所以相较之下就放弃了,这 是原因之一。第二,咱们国家对于艺术家的尊重程度还不够,对艺术的态度还不够,中国毕竟发展时间 太短,前景暂时不佳。上了大学以后,直观感受是当时了解太少,想的太少。我在乐团担任团长后,和艺术家们的接触使我眼界更开阔。目睹许多从事艺术的人多样化发展,都是很好的的发展和生活状态,也是很令我羡慕的。

但我谈不上后悔,当时的选择是在了解信息非常少的情况下。现在在咱们学院,学习了许多专业课,了解了以后可能的就业方向,也让我喜欢上了这一切。除去艺术之外,这也是我的兴趣所在,所以以后要从事相关工作我也相当开心。

Q:可能会专业从事艺术工作吗?

可能不会成为专业的艺术工作者。这是我当初的理想。犹记得有句话:理想是天上的一轮明月,需要高高挂起,被瞻仰,但你还是要脚踏实地走好自己的路。我觉得把自己的爱好和理想放在这样的位置同时过好自己的生活,可以换来非常高的生活质量,不仅有生活,还有生活的追求。

Q:最后,师兄说两句对我们的寄语吧。

追求艺术的道路是没有尽头的,我们时间也不多了,就剩一个礼拜了。为了在最后让大家都实现自己的追求和理想,希望大家跟我积极配合,完成好后面一个礼拜的工作,同时也在这仅有的一个礼拜中尽情的享受艺术,抓住这次宝贵的机会。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异国他乡之旅 ——专访陈佳琦...下一篇:舞出我人生——访环境学院学生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