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发展

“明德环境”厚重人才培养计划

谢铭森:渔峡小记

时间:2016-09-29

骄阳似火,白云悠悠,一岱绵延青山,一江温婉碧水,烟波浩渺,氤氲朦胧,而或长烟一空,星移斗转,绰约月影飘摇轻盈,一衣骤雨随风润物,踱步麦田拾取蛙鸣一片,清脆,豁然,清流汩汩,飞瀑高悬,绿林遍野,鸟语花香……我想不管时光如何流逝,只要回忆起渔峡口这个美丽的小镇,万千意象都会扑面而来,跃然纸上,仿佛触手可及,仿佛我从未离开,仿佛我还有备不完的课,仿佛我们还要一路高歌猛进抄小道在小镇里来回穿梭,仿佛还有吃不完的粉蒸肉,仿佛还有数不完认不完的星星,仿佛还有孩子们的欢笑与呼唤相伴……鞠一捧回忆的佳酿想与人共享,我们往往会先醉了自己。


初到小镇是在一连串的旅行奔波之后,匆匆忙忙从秦皇岛赶回北京与大部队会合,带着太阳赐予的黝黑与大海给予的旷然回到这个与我天性不甚吻合的快节奏城市,车水马龙贯耳的喧嚣一刻不曾停息。一行人浩浩荡荡冲向火车站,合影,就餐,排队,进站,上车,入铺,井井有条。作为一个“外”院人,那时我和大家,甚至于一个组的同学都不是很熟络,一夜的平静与平淡平添几分夜的稠密。接下来的一天依然在旅途中度过,不同的是百里清江画廊随客船轰鸣的徐徐展开带给人的心旷神怡悄然缓解着旅途的疲惫,同时她也给我们即将探索的那个小镇蒙上了一层素雅的轻纱,我期待着踏上那片坚实的土地,期待着与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相遇。

我们此行是去支教,据说在我没来得及去参加的那次行前动员会上有一位老师告诫大家:“此行我们无法带走什么,但我们一定要留下一些什么,这是我们去的意义所在。”

究竟要留下一些什么呢?一路上我在思考,面对着这群充满可能性的孩子我能留给他们一些什么呢?十天的时间又足够我们去给他们留下一些什么呢?我又能在我的地理课上,在我所详细讲述的每一条河流中能给他们留下一些什么呢?这些是足够令人头疼的问题,现行的很多支教模式体现出了双刃的一面,一念之差,足以误人子弟,初心不正,受教的孩子就会成为用于镀金的工具,当受教的孩子们开始学会套路化地面对一波又一波天南海北的“半吊子”老师们时,支教的意义就死了。秉持着这些顾虑,我在接下来的所有时间很谨慎地去面对每一个孩子,尽可能地斟酌自己的每一句话,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用真心去与他们产生共鸣。

我们的老师和师兄师姐们很细致地考虑过这些问题,并且通过一些改变尽可能地去抵消一些潜在的副作用,去放大这次支教的积极作用。在班级的框架下,我们每个人直接负责两个孩子,对他们进行针对性的课业辅导以及进行每天书面的互相评价与交流,这样一来我们彼此能够有更深入地了解,更深入地探讨。

我负责的两个孩子中有一个十分朴实又颇具灵气,梦想成为一名飞行员的孩子,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的被支教的经历,令我高兴的是他们没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们这个教学组面对的是初中的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兼具想象力和理性的萌发,更容易被启发,也更容易被引导,当然或许也更容易叛逆,亦或是更容易去隐藏真实的自己,然而不管怎样,这里的孩子都没有丢掉扎根乡土的朴实,彼此的了解越深入,这种厚重感就会愈发明晰地显露出来。


我们每天的作息十分的规律,早上七点以前起床,洗漱完毕后就去吃早餐,然后花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翻山越岭到达“教室”。早上八点半正式上课,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剩余的时间用于课业辅导,然后是晚餐时间,结束后在一路的欢歌笑语中下山回房间,冲个凉,备课,休闲,睡觉,拥抱第二天,一切就这样有条不紊的发展下去,简单,充实。其实在大学里我们很难这样有规律的“充实”下去,课程的繁杂加上日常事务的繁琐将我们从高中生活的简单直接中一把拽出。或许社会就是如此,也或许他会更加复杂或简单一些,但无论如何,想要找回心境上的宁静已是不易,到如今我也才真正理解到,要于喧嚣尘世中保持初心,要心如止水,那是怎样的一种境界与智慧。于青山绿水中修身养性,除去内心中的一层层顽垢,着实不易。

与孩子们相处最大的好处之一在于他们的激情与活力能够让我重新找到昔日的影子,他们在他们的青春里传递给了我幼年的幻想与活力,在更多时候,我们才是受教的那一方,因此“支教”的主客体并不绝对,我们教给他们一些知识,他们教给我们如何去寻找过去的自己,如何去定义未来的道路,而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更容易被我们所忽略。


于我而言,此行最大的收获之一还有团队。我是一个很迷信团队的人,因为我深知个人力量的有限与群体力量的不可估量,但这很难用理性或者数据去很全面地概括,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东西都清晰明了得足够量化,这个世界不缺乏模糊与灵性,而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引入比较玄乎的描述,譬如感觉,譬如感性。康德的仰望天空脚踏实地就是要在这种理与感的交融中找到一个适合的度量,去更完美的诠释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的奥妙与使命。

虽然我迷信团队,但我并不是一个很容易融入团队的人,或许是我内心对团队的界定以及团队的要求有着这样那样的苛刻甚至刻薄,但我在这里确实找到了那样的感觉,大家可以彼此信任,相互照应,一起承担,一起欢笑,一起努力……这是团队所必备的素养。

十天的时间弹指一瞬,我真的不能觉得我们能够真正教会他们一些什么东西,那我们能“留下的”究竟是什么?或许的确有不少的东西,但最重要的是一种回忆,以及回忆的延续。十天之于他们的青春就正如青春之于我们的整个人生,短暂却又璀璨夺目,或许这些回忆对于他们的影响远远大于她对于我们的影响,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我,是因为无数的记忆片段搭建了我的思想城堡,缺失任何一砖一瓦,现在的我就会不复存在。

临走的前一天我挨个叫了一遍每一个孩子名字,一度哽咽。登船的那个清晨,孩子们伫立码头目送我们离去,让我的眼眶再度湿润。每一个孩子都表现得足够坚强,但我依然能够注意到偷偷注视着我们离去的孩子们的眼泪,他们不会像低年级的孩子那样哇哇大哭,他们已然学会掩饰自己的情感,然后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彻底爆发。这是时间赋予他们的改变,也是时间赋予我们的改变,我的同伴声称自己已经找不到哭的感觉,但在那份纯真而挚切的情感真正叩响心扉的时刻,那股涌上眼眶的湿润又怎能抵挡得住?一切所谓的理性都会显得脆弱不堪,但这并不是缘自我们的脆弱,那是源自人性,灵魂深处的精髓,那是一种高贵的情感表达。

万幸,科技的发展让离别的跨度变得可期,让离别的痛楚变得淡薄,她徒留一层伤感去让人回味,而不再有那种再也不见的痛彻心扉。渔峡口一站让我在一个学期的奔波迷失中拥有了一次得以喘息反思的机会,白虎垄头,雄魄犹然,安好,再会。


责任编辑:王旋

上一篇:陈杨:有一个地方,叫渔峡口下一篇:谢淑倩:此刻的相遇是为了日后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