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发展

“明德环境”厚重人才培养计划

张晓明:他们的青春——张扬起舞但不叛逆

时间:2016-09-30

距离支教活动结束已经有将近十天的时间了,然而热情淳朴的肖紫云同学,文艺高冷的覃思琪同学,开朗大方的覃东黎同学以及个性鲜明的黄俞晓同学等等,无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

由于我所带的班级是初中组,所以同学们都有比较强的独立意识和自主意识了。大部分人都处于12-14岁这样一个特殊的年龄范围里。在这个时候,青春期的他们开始用自己的视角去认识世界,他们敏感却假装坚强,他们渴望却假装颓废,他们希望得到关注却又表现的满不在乎。我们班上的许多同学,都是这样的矛盾集合体,虽然这在教学的过程中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困扰,但他们的积极配合和善良却始终感动着我们。就拿我自己带的两个小孩来说,覃东黎在开学的第二天就给我捎了一把扇子,因为我在前一天上课的时候讲得满头大汗。另一个肖紫云同学在得知我们有同学出现轻微中暑的现象之后,就跟同村的同学赵秦一块带着一个大西瓜来到我们清江边上的宾馆。我记得当时覃东黎的亲戚还向我反映说他在家里边特别叛逆,还有肖紫云同学在刚来的时候就被李老师点名要“特别小心”,被告知是镇上小学的“倒蛋鬼”,然而这些孩子们在我们的课堂上都展现出了十足的创造力和强烈的上进心。通过后来跟家长们的交流,我们发现同学们在这里的课堂上与平常在学校的表现很不一样。由于我们班的跨度比较大,基本上涵盖了从小学六年级到初三的同学,并且各个年级的人数分布比较均匀,而这又给讲课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对于覃东黎等初三的同学来说,我们讲的课基本上符合他们平常的难度,对于初二,初一的同学来说,也勉强跟得上我们的进度,然而对于小学六年级的同学来说,就几乎听不懂好多课程了。由于年龄的差异,个人觉得他们的抽象思维能力还没有初步形成,以及一些逻辑判断能力,这导致了他们很接受一些课程内容。尤其是对于黄俞晓等同学,一开始我还以为她们在学校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后来才了解到她们在学校里几乎都是班级的第一名,然而在我们这样的班级里,由于自身的年龄上的差异,导致她直接从平常班级里的第一梯队的学生掉到了班级的末尾,这样的落差还是十分巨大的,这也给她的行为带来了一些影响。基本上表现为上课畏难情绪严重,拒绝跟老师互动并且总是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个人觉得有时候虽然她的行为会影响班级的教学,但总体来说这段经历应该会对她有所帮助的。毕竟如果一个人老是处在顺风顺水的环境里,那么她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将会感到很难适应。在支教的过程中,我们对待黄俞晓的态度基本上就是多关注,帮助她更好的完成自己课内的作业。

事实上,自从行前会开完之后,在火车上,我就一直在思考我们可以为渔峡口镇的孩子们带来些什么。十一天的时间,我们朝夕相处,在七月最火热的天气里相遇于渔峡口,我们带来了知识,带来了各自丰富的大学生活与他们分享。但我想这些或许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想告诉这些孩子们,尽管在我们的生活中会发生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尤其是三班的同学整体思想比较消极),尽管我们的社会还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只要我们不放弃自己对美好的事物的追求,我们就会在前仆后继中推动我们的社会向前发展。

我们的青春——勇敢而执着

在此次支教活动中,我们四组的经历也可谓是历经坎坷。首先,从人员配备上来说,我们组是罕见的五个男生+一个女生的情况,其次,我们支教组是跨学院最多的一个组,分别是人民大学理学院,财政金融学院,劳动人事学院,环境学院和信息资源与管理学院,如此复杂交叉的知识背景配置,注定了我们团队在十一天的支教活动中会产生不一样的逗比风情。

进班的第三天,曾夏天老师就率先被同学们授予了“遭爷”的称号,据当地“地头蛇”的情报,“遭爷”的意思就是看起来很悲催的人。 虽然我们的遭爷有着坎坷的经历,但是无论是在教学的广度还是实用性上都无与伦比,给同学们带来了许多知识,也带来了许多欢乐。尤其忘不了我们爱岗敬业的“遭爷”老师在前一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的时候,仍然坚持在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备好了自己关于“戊戌变法”的课程,并且依旧在课堂上神采飞扬的讲授着自己的理解和看法。第二个获得外号的是环境学院的吴成庚同学,由于他的签名十分飘逸,令同学们于似懂非懂之间赫然看到了“夏威夷”三个字,因此而被同学们追捧为夏威夷老师。夏威夷老师是我们组负责讲环境保护有关内容的老师,每天晚上也会备课到十一点多,并且还有团里的宣传工作需要上交,因此实际上的工作量远超“遭爷”。尽管如此,夏威夷老师实际上还成功当选为我们班教师团队的颜值担当,受到班里众多女生的追捧。绰号的部分就仅限于这两个人了,关于谢铭森,我想说的是,他真的是一个十分有情怀的男人。无论是班级推送里的文稿,还是最后走之前的赠言,都给同学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包括他乐观开朗的性格以及讲段子时与“遭爷”天衣无缝的配合,都让同学们虽处于炎炎夏日中却并没有感到厌烦,也给团里带来了不少的欢乐。之后是我们四班的班主任夏侯沁蕊同学,作为我们组唯一的女生,她十分坚强地挑起了安排班级整体事物的责任,并且以纯正的英语发音给同学们带来了不一样的英语听说课程。对于这里的孩子来说,或许我们支教时候的英语课,才是他们第一次开始用英语与他人交流的地方。另一个要介绍的就是我们迟到了将近一周的“神秘老师”林子睿同学了。作为班里唯一的数学大神,从一开始就被我们丢去了一大波小学初中的数学暑假作业拓展题,然而林老师也确实不负众望,成功成为班里的数学担当。

最后关于我自己在支教团队的贡献,个人觉得,我在我们四班的地位更像是一个班长,负责连接班主任老师与同学。我也因此很荣幸地被授予”the king of children “也即是孩子王的称号。此外,另一件令我比较感动的事情是在那次班级活动组织画像的时候,同学们有好多画的

都是我的图片,虽然他们可能画技不够,但是他们一片赤诚的心还是很好的表露了出来的。

本次支教活动于七月十七号圆满结束,但它留给我的是一段值得珍藏的记忆,无论是孩子们的善良,还是村民们的淳朴,还是关于中国农村的基本情况的了解,都带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正如泰戈尔的一首小诗“尽管走下去 不必逗留着 去采鲜花来保存 因为一路上 花自然会继续开放”。我相信,渔峡口镇的同学们都将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座青山绿水环绕的小镇也会继续释放它的活力。


责任编辑:孙震

上一篇:余歌子: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下一篇:陈杨:有一个地方,叫渔峡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