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发展

“明德环境”厚重人才培养计划

余歌子: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时间:2016-09-30

今天,我无意中打开了这首纯音乐,《团子大家族》。

温柔可爱的音乐,让我的思绪一下回到那个燥热的下午,那天下午是我们支教的倒数第二天。还是在那个水泥墙的教室里,阳光透过唯一的窗户,倒映着窗台上豆芽的影子,这些豆芽是第一天孩子们种下的,现在已经长大;那台老风扇还在卖力地来回摇头,呼哧呼哧地往孩子们脸上喷气;孩子们还乖乖地坐在位子上,端着盘子认真地吃午餐;我们六个小老师,还有说有笑的,并排坐着,俨然一群大孩子,照样端着盘子认真地吃饭。闷热的空气包裹着我们,窗外传来隐约的蝉鸣,就是这个时候,一首音乐响起,它叫《团子大家族》.

嗯,全部包起来,想你们啦,我可爱的一班的小团子们。

不知不觉,告别渔峡口已经十三天了,那里的一草一木,似乎还在眼前,触手可及。如今回想起在那里度过的十一天,百感交集,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这段时光,在我心里,终究是抹不去的。最后一天,孩子问我:“姐姐,你还会回来吗?”我想,但是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我只能不回头,不回头地走下去。

当我思念你的时候,就是穿越时间和空间去见你,足矣。于是我翻开自己的记忆,寻找来时的脚印。

你好,善良的人们

前往支教地的旅途就像笨重的箱子,让人累,让人疲惫,里面塞得满满的,却是必不可少的激动心情。

这里依山傍水,孕育了一个淳朴的小镇。热情的陌生小伙子,宜昌本地人,在船上给我讲水,讲水电站,讲土家族,讲这里的生活,然后船到港口,他说“一路顺风”,我说“加油,再见”。

萍水相逢的人,善良似水,平静的永别后,人生的路不再相交。今后的日子,在这个小镇,还会遇到这样的人吧。朋友啊,保重,谢谢。

期待明日,期待遇到善良的孩子们。

秦振凯小朋友,我是你的企鹅姐姐

一个黑黑瘦瘦的一年级小男孩,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秦振凯。在孩子群里,他活泼调皮。当我轻抚着他的背,把信交到他手里,他却坐得笔直,躲开我的目光,一句话也不说。我慌了:他是不想和我交朋友吗?

我小声问他:“你是不是有点紧张?”他不看我,轻轻点了头。转换方式,一系列我问他答后,我知道了小朋友“爱吃辣的,不爱吃甜的”,我十分高兴,暗爽在这点上我们相当投机。

到了自我介绍环节,我鼓励他举手,他一脸窘迫,使劲摇头。“孩子呀,不要怕,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比对面的小姑娘慢举手呢!”“孩子呀,跟你说,姐姐之前也很胆小,后来勇敢地举了手,就再也不怕了呢。”……终于,小男孩举起手:“大家好……我叫秦……秦振凯,我喜欢吃……甜的,不喜欢吃辣的……”

结束了,他回到我的身边,长舒一口气,我疑惑了:“你刚才跟我说喜欢吃辣来着,怎么变了?”小男孩抓耳挠腮的,四处瞟了瞟,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刚才太紧张,不小心说错了。”

我继续保持微笑,把一个黑黑胖胖的小企鹅塞到他手里,说:“我是你的企鹅姐姐,我也喜欢吃辣的,不喜欢吃甜的。之后好好表现,就给你带辣的吃。”孩子玩着企鹅,头点得跟放连珠炮似的。

哈哈,让人止不住的喜欢。

喜欢

越来越喜欢这个小镇了!喜欢穿越大片玉米地的羊肠小道,喜欢被沿途半空中的豆角、花椒轻碰额头,喜欢那些触手可得的青色葡萄、半熟的梨子、青黄的桃子、半红半黄的石榴……喜欢这里的大山,毫不羞涩,毫不隐藏,丝丝风吹草动,不怕烟雨茫茫。更加喜欢的,是这里淳朴的人,是拉着我们去她家做客的小女孩,是端茶送果的孩子妈妈,是心地善良的指路人,是站在码头对我们微笑的人们……

当然,我也喜欢支教,为喜欢的大山,送点微薄的光和热。

每一个孩子,都是小天才

我来自支教一班,负责教小学一二年级的环境类课程。常常,孩子们没办法理解一些东西,比如,什么是大气,谁制造了氧气,为什么北极熊吃不到企鹅……有时候,孩子们太吵太不听话,我们就感叹:

为什么一年级和隔壁班三四年级的孩子差别这么大?

但是,今天隔壁放动物纪录片,几个小朋友把我拉过去,指着电脑里的猎豹,说:“这是企鹅姐姐说的捕食关系,你没有骗我们。”

也许,孩子们有时候不去听我们说大道理,是怕我们“骗”他们。但是,他们只要相信了你的话,就会记住,很久很久都不会忘记。

我们和他们相处,也就十多天,说的有些话,他们真的永生难忘吧!

一班的小朋友们,你们虽然会吵会闹会耍脾气,但是我知道,你们都是了不起的小天才!

你想我吗?

最后的辅导课,朱君瑶小朋友给全班人念了她写给小黄人姐姐的信:“小黄人姐姐,我知道你过几天就要走了,我会想你的。你会想我吗?”孩子可爱的脸,稚气的声音,笔直站着的身影,让对面的小黄人姐姐沉默了几秒,才回到:“会……”

孩子平时吵吵闹闹,有时不听话,有时会打架,心里却是明明白白的,掰着指头数着我们要离开的日子。

有些羡慕,内心若有所失。看看正躲在椅子上写信的秦振凯,每每这个时候,他就变得害羞警惕,不让我提前偷看。我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时他写好了塞给我就跑,远远地有些害羞地喊着:“你回去了看吧!”我明白,那种自己的文章被人当面阅读的小害羞。但我是个坏透了的姐姐,转过身,立马打开了折得整整齐齐的信。

咦?我的眼睛里进沙子了?唉?为什么这么难受,鼻子好酸……

孩子肯定是为了凑字数,才把这句话重复两遍的吧:“我喜欢企鹅姐姐。”傻孩子,凑字数也不找个更长的句子……

一年前,我最好的朋友和我分别时,说:“送我,不许哭,接我,随便你哭。”一个月前,我去医院见了外婆最后一面,妈妈说:“待会儿说再见,不要哭,外婆会激动的。”我做到了,笑着说了再见,转身离开病房,才发现自己泪如雨下。

唉,这一次,我居然有些失控。最后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丑,但意外的可爱。

这孩子,真傻呀。他在教室里,我在门外,却还问我:“企鹅姐姐您想我吗?”

没人管的豆芽,明天就是孤儿了。

下山之前,最后一次,一个人偷偷溜进待了十一天的教室。

桌子椅子叠得高高的,被我踩过的那张,还没有来得及擦干净。地上剩下一些彩纸,孤零零的,被遗弃了。墙角,小朋友种的三盆豆芽,贴着各自的名字。有的还是种子,有的已经发芽长叶,都朝着,窗外的阳光。

我若有所失,将种子的根埋好,浇点水,拿起来看看,又放下,摆好,放在墙角。看得痴痴入迷,屋外有人开始唤我的名字。站起来,别过头,是时候走了。

没人管的小豆芽,明天就是孤儿了,希望在没有我们的教室里,好好活着。

还是没有好好道别

傍晚要离开的时候,我把礼物交给我的孩子,一直闷闷不乐的他突然背过身去,小小的肩膀在颤抖。我知道,他不想让我看到他哭。我说:擦干泪,等会儿再见的时候,要勇敢,不要哭,好吗?”

目送着孩子离开,他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有些绝情,有些残忍。孩子妈妈后来跟我说,他一回家就开始哭,很舍不得我们,第一次见他这样,他真的很喜欢你。说好了不掉一滴眼泪的,我还是失控了。

好孩子,再见了,我会想你的,你会想我吗?

我的“记忆”,定格在了716日,没有好好道别的那一天。其实,16号晚上,亲爱的孩子们找到我们的宾馆,把我们聚在一个房间里。这一次,我们互换了,他们像小小的老师,站在前面,而我们是学生,坐在下面认真地听着。听什么?听他们的心意,这一次,他们毫不羞涩地说出了:

“哥哥姐姐,谢谢你们,我很喜欢你们,我舍不得你们走……

但,却没有那般悲伤,房间里充满感恩,弥漫着欢快的气息。直到最后,小朋友们给我们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触碰那一刻,体温的传递,让我突然湿了眼眶。久久不肯放开的那些拥抱啊,多么让人眷恋,似乎只要放手,就是永别。

孩子们都懂,我们更是。送走孩子们,剩下的房间里,独自站着一个我,若有所思,若有所失。这晚,我的孩子秦振凯没有来,她妈妈告诉我,家里忙,没办法让孩子送我了。我说“没事没事,要他不要太伤心啦”,其实,我很伤心。

前一天,也就是倒数第二天,在那里小小的教室里,我写下了这段话:

《荒原》里说:“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也许吧,然而,这些天啊,每一个贪睡的清晨,每一级陡峭的台阶,每一株结满玉米的树,每一颗拂过头顶的鸭梨,每一个站在门口翘首眺望的孩子,比那四月,更残忍。

唉,也就几天,我就习惯说“我的孩子”了,甚至习惯了对他们装可爱,以至于现在待人就像待孩子,真恼人呀。更恼人的,是每天被孩子们吵到头疼,一天到晚处理小孩子们的闹脾气。上课说深了听不懂,说浅了不爱听,不能打不能骂,也就只能宠着。恼人啊恼人。

倒是这群麻烦孩子,说什么给我惊喜,叫我坐下来,捶起背来,软软的,痒痒的,怪不舒服。字还识不完,却硬要写我的名字,所以呀,“鱼鸽子姐姐”是个什么鬼?中午休息,闯进来一群孩子,“企鹅姐姐!企鹅姐姐!”唤得头怪疼的。记不得上课要坐端正不要插嘴,倒是把我说的“平流层”、“对流层”、“捕食关系”记得牢牢的。每次回家经过孩子家,远远的硬要把我拉进去坐坐,姐姐真的想快点回去洗澡呀……

只能说,孩子啊,真的抱歉,你们摊上了一个怕麻烦的残忍的姐姐。

今天,我的孩子给我写了一封信,红色的字,红色的纸,他说:“企鹅姐姐你会想我吗?明天给我写feng xing吧,回答我要在信里看到。”这么霸气的语气,姐姐很困扰呀,你个爱哭鬼,又那么懒,除了上课比较积极、东西学得快,都是缺点,姐姐才不会想你的。

明天,我会写一封残忍的信,和你们平淡地永别,不记住你们的名字,不掉一滴眼泪,不要黯然神伤,不要舍不得离别……不要记得我们曾经是那么有爱的大家庭。

哈哈,我撒谎了。

我会牢牢记住你们的脸,我会好好珍惜你们给的思念,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嗯,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责任编辑:孙震

上一篇:易小洁:把心开窗,让梦起航下一篇:张晓明:他们的青春——张扬起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