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科研

生态金融中心

【特别关注】人大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绿色发展基金与京津冀PPP模式大气

时间:2016-12-14

蓝虹:非常高兴在这里可以分享关于绿色金融的体验,今天我的演讲题目是“绿色发展基金与京津冀PPP模式大气污染防治基金”。习主席提出了供给侧改革,非常重要的内容是去产能。但在经济下行的阶段如果仅仅去产能,怎么能够在调整经济结构、拉动经济增长呢?实际上去产能背后更重要是补短板,环保产业、绿色产业就成为补短板中非常重要的一角。在经济下行阶段,环保产业、绿色产业其实反而获得了非常好的发展时期。

原因在于,我们都知道环保产业和绿色产业它不可能是一个暴利行业,它是一个收益相对比较稳定,但收益绝对不会高的行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经济上行阶段,各个暴利收益高的行业辈出,这个时候环保行业金融对它的关注度也不那么重要。在经济下行阶段,各个行业都处于相对来说比较箫条,经济内部收益率下降时,环保行业有内部收益非常稳定的特征,就涌现出它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推出绿色金融,在这个过程中绿色金融的作用是双面。一方面绿色金融需要支持更多的环保行业,因为这是它发展的契机。在这个契机中没有金融的支持、资金的缺乏会导致环保也无法回归。但是对于金融行业来说,我想今天来的还有很多作为投资的金融机构,对金融机构来说,做绿色金融绝对不仅仅是一种社会责任,它更是在经济下行阶段,对于金融界来说的一个投资机遇。

首先,我还是要说为什么需要绿色金融?首先在资金总量上,金融资金远远大于财政资金。2014年全年财政收入14万亿,2014年仅银行的贷款余额就达到了87万亿,2015年增加到98万亿。金融资金用市场化运作可以获得更大的资金使用效率,绿色发展要求绿色整个金融系统,绿色金融是中国金融系统的改革方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绿色基金,需要绿色金融,这是站在环保的角度来说。

站在金融角度来说,当国家提出绿色发展理念时,整个的经济增长都变为绿色的经济增长。作为金融它站在国家的宏观角度,它是促进经济增长,促进国家宏观资源的调控手段,在这个时候金融必须绿色化,,站在金融角度,绿色金融不是金融的一部分,而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我们的口号是“绿化所有的金融系统,绿化全球的金融系统”。在未来没有绿色金融这个词,因为所有的金融系统就应该是绿色的,绿色就是是金融系统本来颜色,只是现在在逐渐过渡阶段,所以提出绿色金融的口号,让金融朝着绿色的方向发展。

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教授一再强调绿色金融就是金融本来的面貌,绿色金融就是金融未来的发展方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绿色金融不仅对环保产业,不仅对环保,不仅对金融,甚至对全球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人民银行的马首席刚刚已经讲了七部委的发文,这个发文说明的是绿色金融在走过这么多年艰难过程后,终于成为国家战略。我是2002年开始做绿色金融,那个时候联合国环境署开始做可持续金融,它需要有一位学者在中国区跟它对接。需要既懂金融又懂环境,当时没有这样一个人。我当时学金融,我进入环保界开始学环保,然后再到联合国环境署,再到世界银行。那么多年走过,可以说在最初我们非常艰难,很多人说金融跟环境有什么关系?走过这么多年的艰难历程,到今年2016年8月31日七部委的指导意见是由习主席亲自签署,七部委发布,这说明绿色金融已经到了国家战略高度。作为一名学者我亲眼看到绿色金融从最初在中国的萌芽,到走到高潮时期,这只是一个开始,我想它肯定还会有更好的未来。

在绿色金融里面明确提出要设立绿色发展基金,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动员社会资本,在这里把PPP模式和绿色金融紧密结合在一起。绿色金融有各种各样的手段,可以有绿色债券,有绿色保险,为什么还要绿色基金呢?我们知道环保产业日新月异,也就是随着整个的环保标准提高,环保的发展,环境危机的新问题涌现,各种各样的环保行业都是新兴行业,比如说十年前甚至都没有把PM2.5纳入到监控系统,我们的VOCS也没有纳入监控系统,现在PM2.5和VOCS都成为重要污染物纳入指标体系。过去是政府治理,现在第三方机构治理也出现。现在合同能源管理公司也出现了。

这样的新兴产业它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它是新兴的企业,它没有抵押没有担保,一个新兴的企业你让它去哪里获得抵押和担保呢。而银行出于风险的考虑,要求有抵押有担保。中国的环保行业是一个崭新行业,崭新的行业中需要股权投资,因此需要绿色发展基金,它需要担保,绿色发展基金可以担保。我们可以说绿色发展基金从资金角度来说就是环保产业孕育的一个平台,如果我们的环保产业要借助这样发展时期腾飞,就必须要有绿色发展基金给它一个温暖的巢,让他在起始阶段最艰难时期获取资金支持。当然还有其他的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这都是相对成熟的企业才能运用的金融手段。特别是发行绿色债券企业一定要达到一定的资质和成熟度。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绿色发展基金它可以给处于摇篮中的各种绿色企业给予股权的支助,给予担保的保护,这是需要绿色发展基金的重要原因。

我们最近在呼吁建立京津冀PPP模式的的大气污染防治基金。,大气污染关系到民生问题,在座的各位有哪个人不关注雾霾呢。这是我们团队做的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PPP模式基金的设计。在这个过程中首先识别出每个行业的主体技术,通过主体技术的规模核算成本以及内部资金流和收益率。通过我们的核算可以看到。大气污染治理行业作为京津冀地区环保行业非常主体的行业,内部收益率其实是具有一定的内部收益率,它当然绝对不是一个高收益率的行业,但是它也是有内部收益率的。因此,金融有进入的基础,。这是我们的核算,我们也通过资料对比,去发现核算是不是对。这是脱硫行业净资产收益率,包括清新环境、龙净环保、永清环保、洁昊环保。我们核算这些内部收益率的目的是什么?当我们建立一个京津冀PPP模式的大气污染防治基金时,要吸纳社会资本,前提要有内部收益率,内部收益率要能够达到吸纳社会资本的条件,这是我们建立基金的条件是否存在,如果不存在的话,不可能吸引金融资金。如果金融机构只是背负着社会的责任,而不赚一分钱,这样的金融机构本身在市场就无法生存,还怎么履行社会责任呢?所以金融机构要回报是正确的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的环保产业可以满足它的回报。但是环保产业融资中出的问题在哪里?比如说合同能源管理,我们算了建筑行业,内部收益率达到了28.9%,这样高的收益率很多的银行仍然不愿意投资,是因为合同能源管理是新兴起来的行业,而且合同能源管理它的风险性和技术性也是银行不熟悉,虽然它有一定的内部收益率,但是风险相对比较高。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愿意投。

因此,在这个过程中,仅仅依靠绿色信贷、绿色债券这些手段还不行,必须要在绿色债券信贷这些绿色金融手段和京津冀的环保行业之间架一座桥梁,这个桥梁是PPP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基金。

这是大气污染治理的所有金融工具,这些所有的金融工具针对大气污染治理的行业特征,都需要绿色基金作为平台。比如说保险资金,保险资金无法直接跟环保项目对接我们的环保项目是有风险的,而保险资金是厌恶风险的。怎么样让保险行业投入到环保项目中来呢?基金平台可以设计各种风险和收益不同模式,我们可以设计优先股和劣后股,优先股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承担最小的风险,但是收益率也比较低。我们可以给保险公司一个最低的回报,但在这过程中让它承担最少的风险。同时,还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它愿意高回报承担高风险,就让它做劣后。在这个过程中把风险在不同投资者中间进行不同的分配从而让保险资金也能够进入整个的资金流中,同时让银行的资金和其他的资金都结合起来进入到基金平台。基金平台好像搭建了一个桥梁,将各种的资金注入到基金平台,利用基金平台的各种组合分散风险和化解分散,形成比较好的适合环保产业的资金组合,最大化的将社会资本引入环保产业,在这种情况下绿色发展基金能够最大化吸纳社会资本,这是为什么需要这样的基金。

当然,这只是从金融方面的解说,为什么要建立一个京津冀大气污染的PPP模式呢?另外的一些原因可以看到来自其他的气候、地理、社会、经济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说京津冀地区像一个碗一个盆地样,北京在盆地里面,北京的空气质量仅仅是北京市可以解决的吗?不是的,它还有很多的要决定于天津和河北。当风来的时候,河北的污染吹到北京。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市的大气污染应该是和津冀联合解决,否则北京再怎么减排,也一样不能获得很好的空气质量,共同的享受收益,共同的付出成本,共同的采取措施,这是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唯一的途径,没有别的选择。我们要共同采取措施,必须要有共同的资金机制,这样的资金机制非绿色发展基金莫属。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五年,基本上需要2500亿2500亿我们认为是相对低的核算,在这种情况下五年2500亿,如果不纳入社会资本仅仅靠财政,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资金可以满足这么大的需求,因此PPP模式对于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基金来说非常重要,只有通过PPP模式才能吸纳更多的资金进入大气污染治理。

河北整个的治理需求和治理责任最大,我们可以看到急需治理的钢铁企业北京没有,天津17个,河北有379个钢铁治理企业,同时这种收入差距也比较大。河北人均GDP只有天津、北京的二分之一和三分之一,人均财政收入只有京津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北京、天津和河北要达到同样的治理水平,如果没有共同付费的机制,河北人们怎样去承担巨大的支出,同时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是一体化,必然需要一体化的基金,有效吸纳社会资本,并且持续性的提供资金。财政资金直接投入和加入基金最大的不同是基金是滚动的,财政资金一投入就没有了,这种滚动性的资金可以配合大气污染治理长期的机制,一直有一个资金机制在支持,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充分调动市场的资源。我们也初步设计了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基金的模式,这个就不多说了。在这里我想呼吁如果是环保界人士要更多关注金融资金,不能仅仅靠财政,在这样的环保产业急需发展阶段,金融资金对我们是至关重要,同时也要呼吁在座的金融界人士,在经济下行阶段,绿色金融绝对不是压在你们肩膀上的责任,它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遇。欢迎各个金融界的人士和机构投资到我们的环保产业,特别是关注PPP模式的大气污染治理基金,希望大家共同的推动,希望让这个基金从呼吁阶段走向实际,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于喆

上一篇:【深度研究】人大生态金融研究中...下一篇:【特别关注】陈雨露:进一步加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