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科研

生态金融中心

【深度研究】人大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以生态文明思想指导绿色金融发展

时间:2016-12-19作者:蓝虹 人大生态金融

蓝虹 系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文刊于2016年第12期《前线》


【摘要】绿色金融战略是党中央治国理政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推进绿色金融发展,使其真正成为支撑生态文明建设的发展战略,就必须用党中央治国理政的生态文明思想指导绿色金融理论体系的构建,阐释和发展绿色金融战略的思想、计划和路径。

【关键词】绿色金融 生态文明 资源配置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生态文明思想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实现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的协调发展。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其中,绿色发展是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绿色发展理念进行了系统阐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等理念,将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紧密联系,从绿色发展价值观、绿色发展中的政府作用、绿色发展是经济增长源泉等几个方面阐述绿色发展,构建了绿色发展的理论体系。


绿色金融是解决生态文明思想核心问题的重要支撑


绿色金融战略是实现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在代际和当代协调平衡的重要支撑。金融是现代社会的核心。金融的核心功能是实现更高层次的资源优化配置,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提供资源的跨期配置功能。金融通过期货、期权等手段,为未来的资源定价,并将未来的资源与现有的资源相衔接,从而实现资源的跨期配置功能。二是提供资源的跨区域配置功能。金融中介通过提供信息,实现资源跨区域甚至全球配置。三是提供资源更高层次优化配置的信息系统。在现实中,跨时空和跨区域资源配置导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只有借助金融中介的信息收集和展示,以及为未来资源定价的功能,才能为这种跨时期和跨区域的资源配置提供经济决策的充分信息。

四是降低跨期和跨区域资源配置、交易的风险,减少交易费用,促进实现交易。因为跨期和跨区域进行资源配置,信息不对称程度更高、不确定性更强,更容易导致交易风险。但各种金融衍生产品的创新可以对冲风险,扩大和延伸供给与需求链,使资源配置的时空跨度和区域空间跨度更大,促进实现更多、更广泛交易。五是通过对供给者和需求者投资,使潜在的供给者和需求者转化为真实的市场供给者和需求者;另外,通过对供给者的投资,将促进其技术创新,扩大其供给产品的能力和规模,提高市场份额,带来更高的资源配置效率和更快的经济增长率。

由于生态环境资源处于经济增长产业链的最上游,所有经济增长所需求的一切物质都依托于生态环境系统供给。金融作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最主要经济工具,其在发挥更高效、更高层资源配置功能时,必须以生态环境资源的最有效配置为主要依据,才能更好实现生态环境资源跨期跨代有效配置的重要目标。以这样的模式和内涵运作的金融系统,就是绿色金融。因此,绿色金融是实现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的最重要途径和工具。


用党中央治国理政的生态文明思想指导绿色金融发展


生态文明思想清醒地认识到生态环境资源的刚性稀缺。这是对目前主流经济学思想的突破和创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果仍然是粗放发展,即使实现了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的目标,那污染又会是什么情况?届时资源环境恐怕完全承载不了。”这体现了党中央对于生态环境资源具有刚性稀缺特征的认识。主流经济学是建立在经济规模远远小于生态环境资源承载力前提下的经济增长理论,并没有将生态环境资源作为投入要素纳入分析和考量。工业社会以来,人类经济活动规模和强度快速增长,已经扩张到接近生态环境系统承载力的边界,主流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和逻辑框架必须改造。以主流经济学为基础的金融学理论,必须按照党中央治国理政生态文明思想要求,将生态环境资源刚性稀缺特征纳入其理论逻辑的范畴,并且作为最基本的考量和出发点。此外,还必须考虑如何节约生态环境资源消耗,加大生态环境供给,并将生态环境红线纳入金融配置资源的标准体系中。

生态文明思想阐述了生态环境资源配置的代际公平原则。《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的指导思想明确提出要“保护生态环境,实现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这反映了党中央治国理政生态文明思想坚持代际公平原则,不仅要实现当代经济社会发展,更要使中华民族子孙后代有生态环境资源的保障,实现永续发展。金融作为国家实现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必须在生态文明思想的指导下,遵守代际公平原则,将其纳入金融政策的制定之中。

生态文明思想阐述了生态环境功能价值必须在市场价格机制中真实体现。20165月,在视察中俄边界的黑瞎子岛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保护生态,留一张白纸”。“留一张白纸”理论实际上就是要永久保护生态功能区的生态功能。因为这些生态功能区有较强的生态功能价值,因此,以损害这些生态功能区的生态功能为代价开发这些生态功能区就是不经济的行为。要真正保障生态功能区长期不被开发,就必须将生态功能价值真正在市场中体现出来。如何运用金融的价格发现机制为生态环境功能价值定价,实现其真正的市场价格,应该是金融运作的重要目标之一。

生态文明思想提出了生态环境资源需要全球配置才能达到最优。习近平总书记在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式讲话中指出,生态问题不仅仅是一国的问题,“推动国际合作,呼吁全球治理,是我们应对危机的必要措施”。很多生态环境问题的影响都是全球性的,其实质就是对整个地球生态系统的损害,例如气候变化、温室效应、臭氧耗竭等。因为生态环境影响很多都是跨国界的,必须寻求国际合作,才能有效解决。经济的全球化进程,使生态环境问题更加向全球联动性的方向发展,导致人类社会必须从全球视角来探讨可持续发展问题,提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可行路径。作为支撑生态文明建设的绿色金融,应该运用金融的信息收集、跨期跨区域配置资源的优势,在生态环境资源全球化配置中发挥其积极作用。另外,绿色金融应该更广泛地实现国际合作,来促进生态环境资源在全球范围的最优配置。


参考文献:

[1]白钦先,谭庆华.论金融功能演进与金融发展[J].金融研究,2006,(7.


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成立于20141125日,是由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支持中国人民大学智库建设、推进生态金融领域政策研究与传播的、中国首个生态金融智库项目。该项目隶属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运营管理,主要围绕生态金融产业等课题展开研究,探索如何促进金融体系与绿色、可持续经济的融合;探讨如何制定实现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的金融政策和法规;具体执行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简称“绿金委”)秘书处职能。


责任编辑:张昱蕾

上一篇:【特别关注】陈雨露:我国绿色金...下一篇:【特别关注】人大生态金融研究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