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人物

教工风采

制度背后的故事——专访环境学院宋国君教授

时间:2016-12-19

2016年1121日,国务院《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度实施方案》正式发布,酝酿多年的排污许可证改革终于展现了蓝图。

这十年是中国环保找寻方向的十年。十年里,宋国君教授一直在孤独中坚持研究排污许可制度,即使国家的重心一直在总量减排,即使大多研究相同问题的人早就转移了研究方向;十年了,他终于等到了中国的排污许可制度成为中国环保工作的重点的这一刻。

过去的三十年,排污许可证制度在中国似乎遭遇了滑铁卢。从前,排污许可证制度只是五项制度之一、八项制度之一,甚至就像计划经济下的一个名称,填完表格上报至环保局,而这样的表格式不是执法证据式,是没有办法去核查的,所谓的核查也只不过是在已经上报的数据上下功夫。排污许可制度曾经几乎成为可有可无的残缺摆设。过去三十年,排污许可证制度和其他制度的关系更是扑朔迷离——发展思路局限了发展动力,其在我国一直未能建立起来的原因大抵在此。

而新的排污许可证制度的定位是基础制度、核心制度,“‘基础’和‘之一’是很不一样的,所谓“基础”,就是指许多制度的执行要依据排污许可证,若没有这个基础制度,其他的制度无法执行”,宋教授如此深刻地剖析了新排污许可证在环境管理的核心地位。“所谓‘核心’,就是指排污许可证制度能够引领其他政策的发展方向。”更进一步说,目前只有这一项制度针对污染源层面,所有污染源层面的规定与要求都需出自排污许可证。在环境问题日益严重的今天,这次方案的发布甚至变成了一场空前绝后的环保革命,而非简单意义上的一次改革举措。

等待多年的排污许可制度终于步入正轨,宋教授的欣慰毋庸置疑。他几乎将排污许可证制度研究当做信仰,相信认真执行新的排污许可证制度,走上专业化的道路,我们国家的环境管理才能逐步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即使有着强烈的期许,发展的路还是得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下去。宋教授表示刚刚颁布的还只是一个改革方案,代表的只是中央政府的决心,具体的要求还没有执行。下一步还需要去起草法规、制定规范、试点实行等等。改革或许意味着风险,未来的道路或许很长很艰辛,第一遍发放许可证收到的预期效果可能并不尽如人意,但只要环境人继续努力,继续调整,循序渐进,排污许可制度转型一定会使我国环保行业进入一个发展的新时代,实现又一次颠覆性的突破。

改革总是艰难的,总是面临许多挑战,而大家都离开从前熟悉的工作方式必然也很难。许可证本身就是系统性的,是“一证式”的,“一证式”就是指一个企业只有这一个排污许可证,包含在污染源层面对企业的所有要求,是复杂的法律文书,而不是一张纸而已。这就要求排污许可证制度的系统化和专业化都要提高,我们要走的是专业化的道路,更有针对性地进行环境管理,从而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大的回报。建立新的排污许可制度,不仅要求政府工作人员的相关能力要提高,政府认真履行自身责任,清楚地告诉企业到底做到什么程度,企业也要为此提供证据,需要雇佣更多的工程师来进行监测。同时现在的环境政策管理类的多数教科书并没有编入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最新环境管理政策。所有的这些转变都需要时间,需要去学习的时间,也都需要决心,需要大家摆脱惯有工作方式,积极调整的决心。

而合理调整成本和效率之间的关系无疑是一个更加难解的命题。从前的高投入并没有如预想般换来高效益。“旧的许可证标准定得很严格,但是企业无法达到这样的标准,就会选择偷排,这就需要我们修订其中的一些规范要求。”宋教授坦承到。现在国家更为认真地对待排污许可证制度,偷排的企业无疑需要投入更多来承担这些外部成本,但是企业的承受能力也是一个问题,企业对于执行制度要求的态度和承担成本之间难以两全,企业关闭和淘汰的代价更高。所以排污许可证制度的规定要更加合理,充分考虑企业的承受能力,尽量降低企业的成本,要对所有做法进行成本效益的分析。我国的排污许可证之路还任重而道远,如今之举只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后面的路需要大家一同努力走下去。

“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正是做学问的精魂所在。宋教授对排污许可的执着严谨的研究早早地走在了环境行业学术研究的前沿,他的坚守是对我国环境管理前瞻性的考量,也是真正的学者风骨和治学精神。如今环境质量管理终于被确立为环境管理的核心,排污许可证制度的发展走入正轨,宋教授的研究成果获得了国家的充分重视和认可,许可证改革无疑将成为环境管理改革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愿我国环境管理发展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下一篇:环境经济学奠基人张象枢教授专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