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群团

团委动态

“一学一做”优秀文章展送—2015级资源与环境经济学本科团支部—罗震宇

时间:2017-05-08

一个普通学生对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看法

——读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有感

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突出强调了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指导地位,充分肯定了哲学社会科学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而在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了当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一些问题。习近平指出:“一些同志在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上功力不足、高水平成果不多,在建设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上功力不足、高水平成果不多。”“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

毋庸置疑,这些问题在当前确实十分严重,以我自己所学习的经济学领域为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西方经济学也随之占领了经济学的话语阵地。许多经济学的老师、教授,以及我们这些学习经济学的学生,都习惯了利用西方经济学来解释我们身边的经济、社会现象。在一些学科的科研中,我们也习惯利用各种西方理论来分析世界。而在我眼中,马克思主义的边缘化还不止如此。最为可怕的一种边缘化,其实是马克思主义的自我边缘化。

何为马克思主义的自我边缘化?在我谈论这个话题时,我想先谈谈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宏观环境原因。马克思主义的边缘化,本质上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势力弱化,实际上反映了当前世界范围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低潮。这股低潮对世界范围内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者来说都是一次残酷的打击,好比当年近代中国被列强宰割之时,中国传统文化同样也遭到了类似,甚至更甚的边缘化。伴随着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衰落,其他思潮的学者开始掌握话语权,20世纪后期,日裔美国学者福山出版专著《历史的终结》,里面直言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将是“人类意识形态进步的终点”和“人类统治的最后形式”。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于哲学知识不足的普罗大众而言,他很难评价一个理论体系的逻辑建构是否足够完美,看法是否深刻。他能够掌握到的最简单的信息就是这个理论所指导的实践是否成功了。而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无疑在他们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对抗中,社会主义阵营遭到惨重失败。这种失败反映在思想理论上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怀疑与反抗。而且往往之前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越深,现在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抗就越激烈。

而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经济体制开始逐步改革,私有制经济成分开始扩大,市场经济快速发展。所有制的多元化虽然带来的繁荣,也同时带来了思想的多元化,而且这种多元化,是倾向于自由主义的多元化,反过来对我们的指导思想一元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在哲学知识不足的人们心中,马克思主义已经不再是那个绝对真理,相反,它可能有很多的问题。这种想法的一种极端就是将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归因于理论问题,继而产生对理论的强烈的,不加辩驳的反抗。由此出现许多曾经的马克思主义羞于继续研究马克思主义,转而投入西方思想的怀抱。

这种反抗实际上将附加在马克思主义上的意识形态外衣剥离下来,某种程度上它使得马克思主义在与其他领域的理论体系竞争时,已经不像原来占据着稳固的意识形态优势,反而因此陷入了一种代偿性的意识形态劣势。

然而,在我看来,这样的剥离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在过去,依仗于马克思主义曾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因此附带的意识形态优势,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并不需要做出多大的理论创新就能牢牢稳固自己的话语权。在那时,决定理论话语权的因素不是这个理论本身对现实的洞察能力以及对实践的指导能力,而是政治层面上的规定和人们思想中一度根深蒂固的习惯。现在这些因素都烟消云散了,马克思主义者由此看到了危机,但同时却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发展的契机。倘若马克思主义依旧具有它曾经所具有的那种对现实的洞察力以及巨大的改造世界的实践力,它依旧能在与其他理论体系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对于理论的实践者以及研究者,他们对于理论的感知是灵敏的,他能知道什么理论更加出色,能更好的解释现实,指导实践。任何细微的差别,最终都将在实践者的取向中体现出来,从而,竞争没有削弱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反而令其更加稳固了——因为这是靠一场公平竞争表现出来的优势,事实胜于雄辩。

可是,在最近的二十年里,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似乎并没有很好地把握这样的机会,反而陷入了一个更深的泥潭——马克思主义的自我边缘化。所谓自我边缘化,通俗意义上来说就是由于当代马克思主义自身的发展不足所引致的边缘化。在我看来这种自我边缘化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第一是马克思主义的形而上学化(或者通俗地称为学术化、空泛化);第二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化。

马克思主义的形而上学化是其边缘化的最直接的原因。理论与群众联系越紧密,越能在平时生活中得到运用,越能在平时生活中得到验证,他就越能占据理论体系的话语权。常识之所以能深入人心,不仅在于其易于理解(事实上许多精深的哲学道理往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也是便于理解的),更在于常识与群众的联系紧密。然而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失败面前,依旧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学者绝不会承认这样的失败象征着马克思主义的失败。一个可以想到的解释是将这样的失败归结于后人对理论的理解与执行存在偏差。那么很自然地举动就是回归马克思主义文本,从文本中再次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由此便会产生所谓的文本考据学派。

文本考据是马克思主义研究中重要的部分,当今许多口口声声称自己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人,其文本考据功课似乎都并不扎实,又怎么可能解决马克思和主义边缘化的问题?然而即使文本考据工作做得极为出色,也远非全部。当前马克思主义的问题绝非靠重新理解当年的马克思就能解决的。马克思生活的时代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虽然马克思指出的社会发展规律依然生效,但在具体操作层面,这位伟大的批判家已经很难为我们提供十分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了。当前中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众多问题,难道可以从马克思,这个十九世纪的伟人口中得到答案吗?那未免我们这些二十一世纪的人也太过没用了一些。恩格斯早就说过:“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我们应该利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重新阐释我们的当今现实,对当今中国面临的问题提出我们自己的解决方案。习近平总书记就曾强调:“对中国问题作出马克思主义的回答,提出解决问题的‘中国方案’,是实现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创新的根本和关键。”

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化,是在理论层面上(经济层面上的根本原因则可能是由于多种所有制成分的出现)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根本原因。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和实践者,固然有不是党员但却热衷于学术理论的哲学家们,但绝大多数,都应该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因为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它是由工人阶级中阶级觉悟最高,对阶级认识最深刻的人组成的。因此,自他入党起,他就理应肩负着创新与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使命与责任。然而,在有些场合,马克思主义都只能沦为一种政治口号。许多党员不仅不懂马克思主义,他也不信马克思主义,更不想学习马克思主义。这样的人本不能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马克思主义的郑智化使得他只需接受政治化的马克思主义而不是理论上的马克思主义,因此他也就能一面放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一面在入党誓词中光荣宣誓自己拥护党的领导。

有很多人认为马克思主义边缘化问题的解决,要靠加强马克思主义的领导地位。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可以有效抵御居心叵测的西方不良文化入侵。不过,打铁还需自身硬,原本就已经高度政治化的马克思主义,倘若继续充当意识形态的旗帜,其结果有可能适得其反,反而成为我们的意识形态包袱。我从不认为马克思主义会在与西方思想的较量中败下阵来,因为马克思主义确实是科学,但同时我也知道,它欠缺的工作还有很多。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结束前号召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不畏艰辛、不辱使命,以自己的智慧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断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我作为一个普通学生,将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尽平生所学,贡献自己的力量。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一学一做”优秀文章展送—20...下一篇:“一学一做”优秀文章展送—2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