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学生活动

宜知议之 | 从土壤到人体——农药是福还是祸

时间:2018-04-08


“朋友!农药有毒!”  “闭嘴!那是你自己菜!”

(满脑子王者荣耀还说自己没中毒??)

好啦不皮了,下面我们一起了解真正的农药带来的一路毒害。

 

农药是把双刃剑

化学农药是保障我国粮食生产的重要农业物资。由于农药的使用,我国每年平均挽回农作物损失为:粮食 2 500 t、棉花 40 t、蔬菜 800 t、果品 330 t,总值超过 300 亿元。(数据来源:参考文献[1]

然而,农药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保障人类获得丰厚农产品的同时,也给环境和生态带来了严重的污染与危害,成为农业面源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我国每年化学农药使用面积在2.8亿 hm 2 以上,施用量达 50 60 t,其中约 80% 的化学农药直接进入环境。(数据来源:参考文献[4])农药进入环境后不仅可以在大气、土壤、水等环境介质之间扩散,还会随着食物链的传递在不同生物体内富集,进而对整个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产生危害。

 

“毒”环境

首毒土壤

作为农药的直接使用对象,土壤首当其冲。造成我国土壤农药污染的主要是有机氯与有机磷两类农药,前者包括 DDT、六六六 、毒杀酚和氯丹等。因我国农药利用率低, 只有10% 20%为植物吸附 , 50% 60%残留于土壤中 ,且农药结构单一 ,农药产品中杀虫剂占 70%,有机磷又占 70%,造成农药污染的农田达 87 ~107万公顷。(数据来源:参考文献[4]

 

被农药长期污染的土壤会出现明显的酸化,土壤养分随污染程度的加重而流失,导致肥力下降;土壤孔隙度变小,造成土壤结构板结,从而影响作物的生长。同时农药会影响土壤动物和微生物,蚯蚓是一种可以使土壤保持疏松状态并能使土壤中的肥力提高的有利土壤动物,但是部分高毒农药会杀死蚯蚓;杀菌剂对土壤微生物影响较大,不管是有益还是有害微生物,均被其杀灭或者是抑制生长,如硝化细菌和氨化细菌。此外,农药还对土壤中的微生物数量造成一定的影响,可能使得土壤生态系统的功能失调,营养成分不平衡、失调或缺乏,对土壤中生物的生长和代谢不利。

连毒水、气

土壤是一个开放系统 , 与周围环境因子形成密切的联系 ,土壤受到农药污染必然会引起环境连锁变化。土壤农药污染会因降雨形成的径 ()流而污染水体 ,导致水生生物罹难 , 或以挥 ()发形式弥漫于大气中 ,使陆生生物受害。研究显示,目前我国地表水中化学农药残状况的特征为,单一农药残留浓度较低,但残留农药品种多、检出频率高,甚至对水生生态系统产生危害。农药在地下水中的残留状况也不容忽视。而进入大气的农药或被大气飘尘吸附,或以气体、气溶胶的形式悬浮在空气中,随着气流的运动扩大污染范围,就连珠穆朗玛峰的积雪中也有持久性农药“六六六”的检出。(事例来源:参考文献[1])可见农药的“魔爪”已经伸到了环境的各个领域,几乎是无处不在。

“毒”人体

环境中的农药通过食物链传递并富集,进入人体,进而危害人体健康。危害程度可分为急性毒性、慢性毒性和特殊毒性。我国每年农药中毒事故达50万人次,死亡10万余人。

急性中毒是指农药经口,呼吸道或接触大量进入人体,在短时间内表现出急性病理反应,往往造成大量个体死亡。农药施用者若没有采取适当的防护措施,可能会摄入较多量的农药,造成急性中毒。

慢性危害指长期接触或食用含有农药的食品,可使农药在体内不断蓄积,对人体健康构成潜在威胁。如今农药残留成为危害食品安全的主要因素之一,慢性中毒广泛存在。1983年哈尔滨医疗部门曾对7030岁以下的哺乳期妇女进行调查,发现她们的乳汁中都含有微量的六六六和DDT

特殊毒性包括致癌、致畸、致突变。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根据动物实验确证,广泛使用的农药具有明显的致癌性。据估计,美国与农药有关的癌症患者数约占全国癌症患者总数的30%

那么如何有效降低农药残留的危害呢?

国家层面对此给予了相当的重视,2017年6月18日,修订后的《GB2763-2016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最大农药残留限量》正式实施。

作为普通的消费者,为健康着想,我们可以仔细清洗果蔬。研究显示,用生理盐水浸泡过的果蔬农药残留量远远低于清水处理和洗洁精处理。此外,淘米水、苏打水含有的弱碱性可以中合农药的毒性。削皮也可有效去除农药残留。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购买有机认证的食品,其生产过程不允许使用农药,相对安全健康。

 

当然,农药并不是毒药,它也为农业生产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在人们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越来越关注环境质量和食品安全的今天,农药的发展遇到各种问题。由于地力下降、虫害产生抗药性等原因,传统的农药药效已大不如前,且会对环境、人体造成相当大的“毒害”。研发并推广高效低毒的新型农药成为迫切需求。我们期待,未来的农药既能确保农业的稳产丰产,又是环境友好的,对人体无害的,把这把“双刃剑”的内端杵钝,外端磨利。

 

 

文:蒋宜孜

参考文献:

[1]卜元卿,孔源,智勇,王金燕,单正军.化学农药对环境的污染及其防控对策建议[J].中国农业科技导报,2014,16(02):19-25.

[2] 杨先乐,郑宗林.我国渔药使用现状、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中上海水产大学学报,2007,16(4):374-380.

[3]史贤明.食品安全与卫生学[M].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2003

[4]陈菊,周青.土壤农药污染的现状与生物修复[J].生物学教学,200631(11)3-6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支教招募|左予灿烂,右许未来下一篇:中国人民大学第三十三次学生代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