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环境学院蓝虹教授受邀参加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

发布时间:2021-10-27

2021年10月24日,环境学院蓝虹教授受邀参加《财经》杂志、《财经智库》主办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论坛主题是“打造开放创新的财富管理新高地”。

蓝虹认为,如何将不发达地区的绿色项目与发达地区的绿色资金相结合,是一个国际绿色金融中心要完成的使命。通过绿色金融产业的打造可以给通州创造绿色金融税收,同时为北京金融业的发展创造税收。

对于建造绿色金融中心,她认为可以借鉴一些深圳的经验,他们颁布了第一个绿色金融法律,同时构建了一个改革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的绿色金融联盟。而通州在建国际绿色金融方面优势更强,因为建设国际的绿色金融中心要完成的一个使命一定是全球绿色资产、绿色财富的配置,要完成这个使命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重要的。

自愿减排市场目前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交易所,这是北京可以去争取的。如果达到了做自愿减排碳市场的标准,而且逐步获得国际的认可,就可以从通州辐射到北京,从北京辐射到京津冀,京津冀辐射到全国,全国辐射到一带一路的所有国家,再从一带一路所有国家辐射到全球。

以下为发言全文:

蓝虹:我是做绿色金融的,所以我和通州的缘分都是建立在绿色和绿色金融之上。我是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是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和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的教授。我做绿色金融已经19年,从2002年到现在,先到联合国环境署,后来到世界银行,当时不叫绿色金融,叫可持续金融。贵州是国家级的绿色金融试验区,我回到北京以后就想通州也可以建绿色金融试验区,所以我开始写各种内参,建议在通州建立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也提出了一些建立国际绿色金融中心的方法,得到了当时北京市蔡奇书记、隋市长的批复,所以我跟通州绿色金融的缘分就这样开始了,而且通州的绿色金融也非常震撼我。

我记得郁达夫曾经写过一个北京四季的文章,他说北京是一个看不见屋顶只有看得见绿色的城市,北京的绿色让他窒息,让他陶醉。实际上我在通州,特别在通州的大运河森林公园,感受到了这种震撼、陶醉,感受到了不见屋顶只见绿色的窒息的绿色海洋的感觉,所以通州对于我来说是有着非常意义的绿色之都,未来正在升起的国际绿色金融之城。

主持人(林巍):进入第二轮,这轮我们讨论国际化、市场化和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围绕这个主题,请各位嘉宾分享,怎么才能让北京城市副中心变得更加国际化,如何打造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推动副中心的高质量产业发展?

蓝虹:我还是想从绿色金融的角度探讨,通州作为北京市副中心如何可以走向更加国际化,其实绿色金融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化的议题,通州如果打造国际绿色金融中心,必然会将通州推向一个更加国际化的绿色城市。比如,我们目前看到的非常著名的三大国际绿色金融中心,第一大是伦敦。很多年前伦敦只是一个雾都,但是现在伦敦作为国际绿色金融中心的地位毫无质疑。还有香港,香港作为国际绿色金融中心,他们获得国际绿色金融中心的认同,主要有哪些要素产生的呢?第一,国际绿色金融标准。第二,国际绿色金融业务。第三,国际的绿色金融机构。第四,国际的绿色金融信息披露的基础设施建设。

比如伦敦,伦敦的CBI标准,绿色债券的标准,全球的绿色债券发行近90%,也就是89.8%的绿色债券是使用的CBI的标准,而CBI的总部就在伦敦,也就是说伦敦的绿色债券标准已经在全球使用,并且占了全球绿色债券发行所使用标准的89.8%,这就打下了伦敦作为国际性的绿色金融中心的基础,并且将伦敦的国际市场推向全球。

国际的绿色金融业务,比如伦敦的绿色债券,包括它的绿色银行、绿色金融业务,所有的服务对象绝对不仅限于伦敦,也不限于英国,甚至不限于欧盟,它是全球的。体现在,伦敦是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发行市场,包括我们国家的很多绿色债券,都是在伦敦发行的。伦敦为绿色金融中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叫做绿色金融资金和绿色金融项目资金需求区域错配位置提供了一个解决的方案。我们可以看到,全球气候变化,重要的绿色项目的分布都在不发达地区,但是资金分布都在发达地区,如何将不发达地区的绿色项目与发达地区的绿色资金相结合,这就是一个国际绿色金融中心要完成的使命。伦敦现在的绿色债券发行很多都是为非洲,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发行,而发达国家也在那里发行。伦敦现在聚合了全球最大多数的绿色资金机构。包括伦敦的赤道银行,贷款都是全球的,比如渣打、花旗,也在中国做业务的,实施了很多项目,比如污水处理厂、森林湿地等等项目。

绿色金融机构的聚合,国际绿色金融机构的聚合,这实际是承上启下,当你有了一个绿色金融的标准,并被全球认可,当你有了大量的绿色金融业务之后,这里聚合了这么多需求,自然绿色金融机构愿意而且非常积极的到这里来进行业务转型。我们有很深的体会,在没有建绿色金融之前,我们的金融机构只有两个,而建了绿色金融之后,三年的时间引进了30多个绿色金融的专门机构,贵州整体的吸引环境和北京、通州还不一样,北京通州依仗着国际的政治中心、国际的金融中心,加上国际绿色金融中心的加持,一定可以吸收非常多的绿色金融机构。

第三方,也就是国际的绿色金融认证机构,国际的绿色金融的信息披露机构,如果没有这些,在这个过程中,国际绿色金融中心的构建就会缺乏基础。我想还说一点,国际金融绿色中心的建设对通州、对北京有什么用处?

第一,通州要建的一定是绿色之城,绿色之都,当时我在做内参的时候反复论证过,为什么在北京通州是最好的建绿色金融的地方?因为通州是一个新建的城市,在一张白纸上可以画最绿的图,这就需要大量的绿色资金,国际绿色金融中心可以帮助引进最多的绿色资金,最廉价、最便宜的。

第二,可以聚合最多的绿色金融机构,打造绿色金融产业,因为绿色金融可以做成产业的,绿色金融产业给贵州创造了很多税收。所以通过绿色金融产业的打造可以给通州创造绿色金融的税收,导致北京金融业的发展创造税收。

第三,通州有一个更大的招牌,就是在全球的国际绿色金融中心迅速屹立,通州建国际绿色金融中心一定跟其他地方有非常不一样的资源和资质,在建设的内容和建设的各个方面,一定跟伦敦、香港有非常大的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建设具有北京、具有通州特色的国际绿色金融中心,是推动通州国际化、绿色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一个手段,一个旗帜,一个商标,叫做通州商标。谢谢!

主持人(林巍):我们现在进入下一轮,这一轮问题是副中心这么一个新区跟已经有的新区来做一个对照,发现比较优势。我刚才讲到今年9月份发布的政策,这个政策是为副中心量身定制的,国务院发布的,区域来讲是最高层面的支持政策,发展的条件非常的好。类似的这些国家战略我们还有比较熟悉的是有浦东,有深圳,请大家结合自身对城市的了解,我们有什么值得借鉴的经验?我们自己如果要走出独特的道路,我们的独特的资源禀赋在哪里?

蓝虹:我还是从绿色金融的角度来讲,因为我是做绿色金融的,我觉得这些城市里面其实可以借鉴一些深圳的经验,因为深圳也在建绿色金融,在建绿色金融的时候,深圳有一些现行的做法,第一个他颁布了第一个绿色金融法律,这是全国第一家颁布了地方金融法律的地区。第二个,他也认识到绿色金融的区域性必须要扩展。绿色金融中心一定有辐射作用的,而辐射是要一圈一圈辐射,不能一下就辐射到国际,需要有一个个台阶。他的台阶是什么呢?他努力的构建了一个改革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的绿色金融联盟,这样的话,他依托粤港澳的绿色金融联盟,把深圳的绿色金融传导到香港和澳门,再从香港和澳门再传导到全球,这就比一下到全球就像有梯子一样,他就会有一个更大的范围。

但是我们的通州一定是在建国际绿色金融方面是比深圳更有优势的,因为说到底,建国际化的绿色金融中心其实还是涉及到绿色资产,绿色财富,全球绿色资产,绿色财富的配置,国际的绿色金融中心要完成的一个使命一定是全球的绿色资产、绿色财富的配置,而要完成这个使命中间有一个基础的设施建设是非常重要的。他一定要有一个绿色金融的标准,是被全球所认同的。这个绿色金融标准不是一个,绿色金融标准是一个体系,比如说伦敦是以绿色债券标准作为整个的建构绿色金融基础的一个全球性认识的标准,我们通州可以走不一样的路。

比如说北京绿色交易所要上升为一个全国甚至全球性的绿色交易所,他的主体业务之一应该就是自愿减排市场碳资产的配置。因为碳资产的配置分为强制性减排和自均减排市场,强制性减排市场已经给了上海交易所,自愿减排市场目前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交易所,这是北京可以去争取的。依托这样一个绿色交易所,同时也依托北京特殊的政治经济的地位,北京蛮像伦敦的,他不仅是一个经济金融中心,还是一个政治中心,实际上一个标准的推行一定要有一定的权威性,我们可以构建一个碳自愿减排市场的标准,目前在中国还没有。我们有的是CCER的标准,CCER的标准是依附于强制性减排市场的自愿减排市场标准,但是还没有一个纯自愿减排市场的中国标准。

比如说国际上有黄金标准,但是中国自愿减排市场的碳资源量存量的潜力非常大。因为中国地方太大了,比如说林业碳汇、新能源碳汇等都可以产生自愿减排项目的,我们如果用别人的标准来认证,其实对于构建国际绿色金融中心就失去了很基础的东西,如果抓住了做自愿减排碳市场的标准,而且逐步获得国际的认可,就有了一个基础的设施建设了。怎么获得国际认可其实也是要一步一步的,要获得认可一般来说都要有典型案例,一个可以立足全球去讲绿色故事的案例。我们仅限于通州肯定太小,一定要辐射,辐射第一步应该是先辐射到北京,然后还可以有一个重要的站位,他有粤港澳我们有京津冀,我们京津冀辐射过来从天津到河北区域就放大了,除了京津冀之外还可以放射到内蒙古这些地方,放射到全国。当我们一圈一圈推进的时候,一项一项可以拿到全球去讲碳减排自愿的故事越来越好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北京市,这是有比深圳更强势的地方,我们扩建到一带一路之后,一带一路范围已经很大了,再讲全球故事就很容易了。一步一步的国际化的分步走,从通州辐射到北京,从北京辐射到京津冀,京津冀辐射到全国,全国辐射到一带一路的所有国家,再从一带一路所有国家辐射到全球,就不像要直线的跳到全球,北京有这样的台阶,这种全球的碳资产的资源配置如果到了通州,我觉得您就忙不过来,光这一项业务就可以把通州的国际绿色资源配置中心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