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 / 学院动态

环境学子社区防疫志愿记(十一)

发布时间:2020-03-09

2月10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亲赴北京疫情防控一线调研指导,了解基层疫情防控工作情况,并对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环境学子积极响应,投身到社区防疫志愿者行列。下面就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环境学子社区防疫志愿记(十一)

——2016级本科刘家源

全民防疫仿佛是从某一天突然开始的,前一天大家还沉浸在过年喜气洋洋的氛围中,可第二天,目光就从精心张罗的年货转移到了正在蔓延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版图上,身边的人们开始担忧并且议论,疫情所带来的恐惧不仅在中国版图上蔓延,更在人们的心里扩散开来。

而这个现象在我家表现的更为明显——因为我的母亲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也大概是在全民防疫开始的时候,我的母亲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回家时的神情也越来越疲惫。平日的我其实从不关心母亲的工作,可在全民防疫的关头,我心中也自然明白在基层,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以及包括我母亲在内的社区工作人员每天的辛苦是难以形容的,所以也就试探性地和母亲聊聊她的工作,并看看自己能不能帮忙做些什么。

我问她有啥活是我这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能干的,母亲也突然惊讶一下,笑着说:“正好,晚上需要有人值班,我刚想叫你陪我一起。”

她所说的值班,是在我家小区内所设的临时门房内(因为小区较老,没有自己的门房),对进出小区的车辆进行登记。临时门房的搭建较为简陋,虽然屋内生了炉子,我们也用塑料布封了窗户,但总还是有冷风钻进来。我们值班的时间是深夜,车辆往来比较少,进出的居民也都很体谅我们,不仅配合检查,偶尔也会送上一句“辛苦”。随着夜色加深,冷风也钻得更加嚣张,我看到母亲裹羽绒服的动作愈来愈紧,觉得有些心疼。我让母亲先回家去,可她不愿意,只说“是我叫你来的,我先回去了好像是我骗你来的一样”,我打趣说她客气,她又打趣着回应,后来那值班的几个小时也就那样过去了。

我能感受到,母亲不愿让我一个人值班,不仅仅因为我是她的孩子,也是因为这是她作为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应该坚守的岗位,因为她自认平凡,所以她并不表达这些“自夸”的词句,可这份荣誉与伟大,是通过像我母亲一样的在防疫第一线的社区、医护及其他工作人员实实在在的奉献,深深烙印在这个群体的背影上的。

所以在那次值班后,尽我所能帮母亲做事的想法便产生了。不仅为小家,更为大家。因为我是儿子,是人民大学的学生,是预备党员,是年轻的力量。

于是,以志愿者的身份,我参与了一些我母亲其他的工作,比如为社区录制宣传语并在小区里宣传,让社区内整日回响着如“少出门,多居家,疫情防控靠大家”“坚决打赢防疫站,天佑中华渡难关”的温馨提示与必胜的决心;

图片78.jpg

图1 在社区内进行宣传

又比如在小区楼道内进行消杀工作,我的任务是每日消杀一栋楼,消杀的关键区域是每家每户的门前以及楼梯的扶手,从而尽可能避免病毒借由这些媒介传播;

图片79.jpg

图2 在社区楼道内进行消杀工作

在小区正式开始封闭式管理之后,我还为小区居民发放疫情期间专用的出入卡,把新的出行规定给居民宣传,由于我所服务的社区较老,老年住户也比较多,在后期进出小区需要二维码登记,而这些老人不便操作时,我又协助母亲把他们的二维码打出,贴在出入卡上,再亲自送给他们;

图片80.jpg

图3 为社区居民发放传单与出入卡

除了上述工作,在小区正式封闭管理之后我也参与了更多夜晚的站岗与值班,从而实现社区的24小时防控(封闭初期未建临时门房,考虑到熬夜值班人员的感受,社区后期建设了临时门房)。这些工作都是母亲与我一起做的,因此也留下了一些图像的记录。

图片81.jpg

图4 在社区门口进行人员的出入登记

成为一名社区志愿者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的。我所做的工作仅是社区工作人员所做工作的缩影,我的工作量远不及他们。这不仅仅让我明白每个人都可以为防疫做些许贡献,用实际行动换取社区温情,树立身边人打赢防疫战的决心,更使得我在工作中对一直在防疫工作一线的人们产生了更多的敬意。中华人民自古便不畏惧任何苦难,虽然他们大多都平凡,但他们也大多都伟大。

目前,这场防疫战还将持续,但我们必胜的决心依旧坚定。社区喇叭宣传的内容在防疫期间一换再换,但有句口号一直在我心头萦绕,同时也是我在做社区工作时力量的源泉——坚决打赢防疫战,天佑中华渡难关!